《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 - 第18章是

霍司硯沒有說一個字,只發動了車子。

你跟她之間,發生過什麼? 周意嘴角帶笑,眼底帶着探究看他,有些許冷冰冰。

霍司硯感覺到了她的醋意,淡淡道: 你之前不是說,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你不在意?

周意輕飄飄的笑: 我後悔了,你要再敢跟她有什麼,我弄死她。

霍司硯道: 她的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想要我守着你一個,你也只能有我一個。

周意放鬆下來: 所以你親近溫知羽,故意來氣我?

他不答,卻惹得她笑出聲,周意伸手鑽進了他的襯衫里,腳也勾勾他的小腿,說: 霍司硯,你這人佔有慾強的離譜。

霍司硯挑眉道: 你今天才知道?

周意懶洋洋的坐在副駕駛上,道: 以後不準再見她。

你不走,我自然不會見她。

……

周意跟霍司硯複合的事情,很快就在圈子裡傳了個遍。

能把霍司硯變成舔狗的女人,在他們圈子裡自然有地位。她的接風局,能來的幾乎都來了。

洛之鶴看到周意了,但礙於霍司硯的敵意,並沒有上去打招呼,只在姜澤旁邊坐着。

姜澤有些悶悶不樂,很快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洛之鶴道: 這是受情傷了?

姜澤咬牙道: 你們他媽哪個人把溫知羽那個賤貨給睡了,嗯?

大家都說沒有沒有。

洛之鶴微微一頓,抬頭看了眼霍司硯,男人的視線卻只在周意身上。

鶴哥,是不是你? 姜澤拽着他的衣領道。

洛之鶴心不在焉道: 她好看歸好看,但你前女友,我真沒那個心思動。我這個人,從來不愛碰窩邊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