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溫知羽霍司硯顧時允] - 第11章渣

溫知羽看了看面前的男人,猜想自己此刻的臉色,大概比張喻的還要白。

她轉身就要逃。

洛之鶴卻踩住了她的裙擺,提着她的腰帶往後一拉,她就跟小雞仔似的往他靠過去。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腰,似笑非笑說: 腰也細。

溫知羽臉蛋又紅了,在黑色禮裙的襯托下,整個人都紅彤彤的。

你一個大胸細腰妹子,怎麼得罪姜澤了? 洛之鶴在她耳邊說, 大胸細腰妹子按道理來說,很吃香啊。

溫知羽簡直招架不住。

姜澤說這些她會甩臉色。霍司硯則是無情無欲,睡了兩次一句沒有誇過她,完全沒覺得她是個美女。

溫知羽這一輩子,也是頭一回被人這麼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女伴,要先走了。 溫知羽勉強笑了笑,只想溜。

沒關係,你當我女伴也行。 洛之鶴悠悠道, 你可以拒絕,不過只要你拒絕,我就抓你去見姜澤。

溫知羽想哭,慌忙用眼神示意張喻。

張喻往前走兩步,有些遲疑的說: 鶴哥,溫知羽是我朋友,你別為難她唄。

洛之鶴饒有興緻的看着溫知羽: 我有沒有在為難你?

溫知羽心想,你為難得我都要哭了。

你看,她高興跟我一塊的,你去忙你的。 洛之鶴下了最後通牒。

張喻愛莫能助。

她實在不敢幫,洛之鶴可是那群人裏面,最混賬的一個,如果說霍司硯是被長輩誇的精英,洛之鶴就是誰提起誰頭疼的小閻王。

張喻小時候可沒少被他欺負,這會兒他和顏悅色的,她真不敢觸霉頭。

她也只能捨棄閨蜜了。

歲歲,那我去忙了。 張喻昧着良心道, 鶴哥是一個很好的人,不會為難你的。

這下只剩洛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