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知羽霍司硯》[溫知羽霍司硯] - 第25章點

溫知羽回了家,洗了澡,然後給自己煮了一杯薑茶。

她在沙發上坐了好一會兒,然後把霍司硯的西裝外套丟進了垃圾桶。然後查了衣服的價格,把錢給他轉了過去。

小一萬塊,溫知羽兩個月的工資。不過她實在是不想在看到周意那張嘴臉,不可能去還衣服。今天要不是她手機沒帶,身上也沒有現金,她連他們的車都不會上。

幾分鐘後,霍司硯退還了她轉的錢。

溫知羽道:你的衣服一個不小心被我掉進了馬桶,你要是不介意,我撿起來給你寄回去吧。

誠然霍司硯沒有做錯什麼,但她就是喜歡搞連帶,因為周意。她還是忍不住想噁心他。

霍司硯那邊沒回了,顯然沒什麼功夫跟她聊天。

溫知羽把今天被姜澤扯傷的痕迹,全部拍了照。又把發生的一切仔細的記錄下來,做完這些,她才打電話叫張喻過來幫她的忙上藥。

張喻看到她肩膀的時候,忍不住變了臉,說: 姜澤這可真算不上是人,這種男人,就算愛我愛到死去活來,我也絕對不敢靠近。

溫知羽當時跟姜澤分手,就是因為他很多時候情緒不穩定。虧她分手還難過了幾天。不然不買醉,也不會跟霍司硯發生意外。

張喻不放心她,說: 這幾天你去跟我睡吧,不然姜澤再出現,你這條小命估計保不住。

兩天以後,她就接走了溫知羽。

張家也算是名門望族,溫知羽被張喻帶回來的這天,正好碰到張母在打牌。一桌四個女人,個個看着非富即貴。

張喻指着其中一個道: 那個是霍司硯母親。

謝希聽見有人說自己,便偏頭看了一眼,張喻她認識,旁邊這個白白凈凈還高挑的小姑娘,她倒是沒見過。

但張喻說的是 霍司硯母親 ,顯然這姑娘跟霍司硯認識。

謝希認真的打量了溫知羽兩眼,收回了視線。

張喻先是帶着溫知羽上了樓。下來時,被謝希喊住: 那個女人是誰?

我一個閨蜜。 張喻有點警惕。

認識霍司硯?

…… 張喻有點為難,她很少欺騙長輩的。支支吾吾說, 跟霍司硯,關係不太好。

謝希瞭然,無非是追她兒子沒追到,畢竟周意那狐狸精,是連她也勸不動的。

周意倒是經常來她面前示好,只不過謝希看都懶得看她。

張喻母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