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新如故》[溫新如故] - 第005章 不要任何報酬

溫婉擔心無名會挨餓,不敢像往常那般費時洗漱,快速漱口、洗臉、梳頭,就匆匆取來王叔夫妻送來的早餐。

她沒有心思去留意他們帶來的早餐是否豐盛,一心翻出裝着小米粥的保溫盒。

昨晚王叔他們離開之前,溫婉特意叮囑過他們,熬一鍋稀一點的小米粥。

她打開飯盒看到裏面裝的確實是稀的小米粥,也就放心了。

她坐在病床旁,將小米粥一小勺一小勺地打進準備好的精美瓷碗里。

她在做這些事的時候,無名的目光一直在跟隨着她。

看着看着,他越發覺得他們像是相識相愛多年的情侶,她溫柔體貼,他理所當然地享受着她的照顧。

所以,他本可以讓她把病床搖高些,自己進食。

可他選擇保持沉默,等着她向他靠近,等着她把食物送進他的嘴裏。

王嬸夫婦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溫婉小心謹慎地給無名餵食。

夫妻倆都吃了一驚。

他們是溫家的老僕人,看着溫婉長大的。

在他們眼裡,溫婉乖巧可人,端莊優雅,是個十足的大家閨秀。

從來只見別人伺候她,哪裡見過她這般認真地照顧過一個人,還是一個異性。

王叔自覺不好說什麼,王嬸卻見不得自家大小姐伺候人,連忙走過去,說:「小姐,還是我來吧。」

說完這話,她就要去接溫婉手裡的瓷碗。

溫婉還沒想好,就聽無名發出一聲輕「嘶」。

她的注意力立馬回到他的身上,緊張地問道:「是不是傷口痛了?」

他低聲「嗯」了一聲,而後微皺着眉說:「辛苦溫小姐,我暫時不吃了。」

聞言,溫婉順手將碗放在王嬸的手裡,自己打開床頭的抽屜,抽了兩張濕巾,動作輕柔地替他擦拭嘴巴。

擦拭的過程中,她的手指指腹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嘴唇。

她毫無察覺,他卻喉頭一緊。

原來,她的手指這麼嬌嫩啊。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才能說出一聲還算自然的「謝謝。」

溫婉扔了用過的濕巾,坐回座位上,回道:「昨晚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都不知道會落得什麼下場,要說謝謝,也應該是我說才是。」

想起周祺年的所作所為,她就恨得牙根發癢。

她輕咬着唇瓣,嘆道:「你因我傷成這樣,還動不動就跟我說謝謝。你是真傻。」是不是失去記憶的人,更能保持一顆赤子之心?

無名看着她,說:「我記着溫小姐的話,那往後我們就互不說謝謝這話。」

溫婉淺笑着點了下頭,「你直接叫我溫婉就行。」

相比溫婉這個稱呼,他更想叫她一聲婉婉。

他嘴上應着「好」。

心裏想的卻是,原來她笑起來的樣子這麼好看,彷彿看到了百花盛開的春天,溫暖明媚。

溫婉沒看到,王嬸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無名盯着她家大小姐的目光太過熾熱。

王嬸是過來人,一個男人看一個年輕姑娘的眼神如此熾熱,絕對不正常。

王嬸不悅地板著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