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新如故》[溫新如故] - 第004章 他只想留住她

他不想讓她繼續沉浸在自責中,便轉移了話題,「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總覺得你似曾相識。

聽見這話,溫婉是驚訝的。

她愣了幾秒,想起周祺年和他說過的那些話,心想「原來,他真的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她不知道失去記憶的感覺是什麼樣。

她猜想,他失去記憶的感覺一定很難受。

否則,他怎麼會任由周祺年那些人拿着知道他身份這事捉弄他。

她不忍心對他實話實說,卻也不想因此去欺騙他。

「我們……以前不認識。」

她在說出這話時,帶了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出來的情緒。

那是幾分心疼藏着遺憾。

而無名在聽到她的回答後,眼裡期待的光芒瞬間消失。

溫婉沒注意到他眼神的變化,見他久久沒有開口說話,正想說話的時候,卻聽他啞着嗓子說:「能麻煩你幫我倒杯水嗎?」

溫婉想起醫生囑咐,便問了句,「你排氣了嗎?」

無名一開始沒明白溫婉的意思,等明白過來的時候,他眼裡有過一閃而逝的尷尬,「咳,還沒。」

溫婉只關心他的身體情況,沒注意到他的尷尬,便直接把醫生的囑咐告訴他,「醫生說過,得等你排氣後,才能喝水進食。」

想了想,她又說:「要是你現在實在口渴,我可以拿棉簽給你嘴唇沾點水?」

說完這些話,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無名被她瞧得不自在,便「嗯」了一聲,算作回答。

得到回復後,溫婉連忙起身,從旁邊的抽屜里拿出買好的棉簽,又從保溫杯里倒出小半杯的水,將棉簽沾濕後,她彎腰拉近與他的距離,心無旁騖地用棉簽替他滋潤乾燥的嘴唇。

她過於認真,完全沒注意到此時兩人的距離有多近。

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額頭上的毫毛,鼻尖上的小汗珠,眼裡的溫柔。

他想,她認真的樣子真好看。

溫婉用最輕柔的動作替他滋潤了兩遍嘴唇,正想問他有沒有覺得好些,卻發現他的視線停留在她的臉上。

她一手拿着棉簽,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狐疑地問:「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無名聽了,臉不紅心不跳地開始說謊,「嗯,你右邊臉頰有一點污漬。」

「啊?」溫婉搞不明白她是何時把臉弄髒的。

她用手背胡亂地擦了兩下面頰,無名見她沒有控制好力道,把臉都擦紅了,有些心疼,語氣不自然地說:「你,低下頭。」

溫婉對他百分百信任,不疑有他,便聽話地低下頭。

無名心想,「怎麼這麼聽話,真乖的姑娘。」

看着近在咫尺的姣好面容,無名發現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做好事果然沒錯。

而後,他假裝性地在她的右邊臉頰上輕輕地擦了擦,說:「好了。」

溫婉不知道他的心思,反而認真地跟他道謝。

他心無愧疚地接受她的謝謝,而觸碰過她臉頰的那隻手有些不滿足,他只好握緊拳頭又慢慢鬆開。

溫婉的作息時間一向很規律。

平常這個時候,她都是安安靜靜地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睡覺。

現在,為了能夠隨時知道無名的情況,她不敢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