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新如故》[溫新如故] - 第002章 你不能死

周祺年眼裡的「傻子」,其實並不傻。

他只是因為失去記憶,成為一個沒有過去的人,感到茫然。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從何而來,又因為什麼而失去記憶。

在報警也沒有解決他的身世問題後,他想要找回記憶的執念就更深了。

只要有誰跟他說,認識從前的他,知道一丁點他的事,他寧願搞錯,也不放過找回身份的些微可能。

也正是因此,他沒少受人欺騙和欺負。

往往,他幫人做了各種苦力活,忍受那些所謂會告訴他身世來歷的傢伙的種種整人遊戲後,得到的只有嘲笑,沒有真相。

慢慢的,更多的人知道寧城有他這麼一個尋找記憶的傻子。

他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便暫時稱自己為「無名」。

只是,沒人肯好好稱他一聲「無名」,總是傻子傻子地叫着。

周祺年知道這事後,便讓人P了幾張照片,哄騙無名,說是知道他的真實來歷,只要他肯陪他們幾個玩一個喝酒遊戲,就能如願知道自己的身份。

所以,無名才會和周祺年他們一同出現在醉香樓。

無名本不想多管閑事,可溫婉看向他的眼神太過楚楚可憐,彷彿似曾相識。

於是,他出手解救溫婉的動作,要比他大腦下意識反應來的快。

周祺年還沒反應過來,溫婉已經被無名護在身後。

周祺年回神後,看着溫香滿懷成了空,不禁氣笑了,「傻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看來,你是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來歷了?」

他的笑,帶着扭曲的怒氣。

溫婉不小心瞧上一眼,就覺得頭皮發麻。

她本可以趁着他們僵持的局面偷偷離開,只是想到不認識的他願意救她脫離魔爪,她就沒辦法做到心安理得地走開。

頭髮上的酒水從額頭滑過眉尾進了眼角,很不舒服。

他隨意用手擦了擦眼角,然後才回了周祺年一句,「我只是失了記憶,不是丟了良心。」

這一刻,他狼狽的背影,在溫婉看來彷彿會發光的巨人,高大威猛。

她低頭從包里拿出一包面巾紙,踮起腳尖,努力伸長手去替他擦拭被酒水浸過的頭髮。

無名沒料到她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愣愣地回頭去看她,正在擦頭髮的手就擦在了他的臉上。

近在咫尺的距離,略顯親密的動作,讓溫婉覺得難為情。

她有些退縮地躲了下手。

可他黑白分明的眼裡只有純粹的感動。

這是他失憶以來,第一次有人對他發出善意。

他接過她手裡的面巾紙,隨意地擦了擦臉,並紳士地說了聲,「謝謝!」

他的這聲「謝謝」,讓溫婉感到慚愧。

她半是嘆息半是感激地說:「該是我和您說聲謝謝才是。」

他沒有和她計較這事,只是面無表情地看了周祺年一眼,然後冷冷地說道:「怪我自己執念太深,魔怔了,今夜才會這麼讓你們欺辱。這事過了,即使你真的知道有關我的事,我也絕不會再去問你。」

說完這話,他回頭對溫婉說:「我們走吧。」

他在說「我們」的時候,語氣那麼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