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新如故》[溫新如故] - 第001章 不美好的初遇

「都說人心易變,其實不然,總有人是情深似海,念念不忘,如初見。」

司機還要一個小時左右才能來,溫婉忙了一天,此時才有空拿起手機刷抖音。

當她在一個情感類視頻底下看到這條評論的時候,不由得微微苦笑。

她羨慕那些還能相信真情真愛的人。

她是不信了。

也可能是,不敢信了。

她母親趙箐在她10歲時病逝,人走了不到半年,她父親溫龐博就開始往家裡帶女人。

最初,溫婉因為父親這種無情的做法而替過世的母親感到難過、生氣。

為此,她還跟父親鬧過脾氣,不許他再帶不三不四的女人進家門。

那時,父親總是把她當不懂事的小孩在哄,說他心裏只有她母親一個女人,其他女人都是逢場作戲。

溫婉半信半疑了些日子,聽到的閑言碎語多了,漸漸就不信了。

溫龐博作為寧城的首富,貪圖他錢財的女人自然不在少數。

所以,溫龐博到底有過多少女人,恐怕誰都不知道。

溫婉高考後,不想再看到那些鶯鶯燕燕,只想躲得遠遠的,便去了遠離寧城的北方城市——北城就讀。

剛開始,溫龐博是不同意唯一的女兒跑到那麼遠的地方讀書。

他知道女兒愛好跳舞,溫婉又以北城舞蹈學院是國內最好的舞蹈院校為理由,不停地說服他。

最後,他只好勉強同意她的選擇,不過要求她畢業後立馬回來。

所以,溫婉一畢業就被溫龐博派人請了回來。

溫婉還記得她回來的第一天,她父親就神氣十足地跟她說,「小婉,你想去哪家歌舞劇院當首席,爸爸都能給你辦到。」

溫婉對自己的舞蹈水平有信心,就算不靠父親,她也有把握成為古典舞首席。

只是她自己不想爭名奪利,更不想讓自己真心喜歡的舞蹈摻雜銅臭味,便拒絕了她父親的提議。

她只想把自己喜歡的舞蹈教給更多有天賦的孩子,為此她選擇開一間舞蹈室,認真培養出幾個優秀的古典舞者。

溫龐博就這麼一個女兒,只要她肯乖乖呆在寧城,別說開一間舞蹈室,開連鎖店他都願意給她辦成。

寧城最繁華富裕的街道是——寧安街。

溫龐博便讓人買下寧安街最好的商業店面,整整三百平米,再請人重新裝修後,才送給溫婉當舞蹈室。

溫婉看到舞蹈室的時候,心裏多少有幾分動容。

不管她這個父親對別人如何,對她算是有求必應,基本是把最好的送到她面前。

如果不是他如今的妻子,是只大了她兩屆的北舞學姐,又有孕在身,即將臨產。那她面對這個父親時會自然一些。

只要一想到她父親又要「喜當爹」,她就覺得很諷刺。

畢竟,當時他剛信誓旦旦地跟她說,這輩子只會有她這麼一個女兒,就算跟他的女人再多,也不會整出一個弟弟妹妹來煩她,跟她爭家產。

過了沒幾天,他又跟她說,他準備二婚。

說她很快就有弟弟妹妹,不會孤單。

那時,她心裏既無語,又失望。

她不是擔心有人跟她爭家產,只是單純不想被膈應。

所以,她回來寧城也有一個月了,還沒回過一次家門,始終呆在自己的舞蹈室。

今夜,她本不想回去的,奈何她父親一定要她回去吃晚餐,還說已經叫陳司機過來接。

直到她送走最後一個學生,太陽下山,也沒見到陳司機的影子。

她給父親打電話,沒人接。又給陳司機打電話,司機倒是接了,只是告訴她,「太太還在上產前培訓課,大概得一個小時後才能來接小姐。」

溫家有兩個司機,溫婉也不想為難陳司機,便給另一個吳司機打電話,得到的答覆卻是,「太太想吃我家老婆子養的母雞,我剛回鄉下,來回一趟,估計得兩三個小時。」

溫婉不想用惡意揣測別人,可她總覺得劉海音這個名義上的後媽在整她。

她忍着性子等了一個小時,仍是沒見到司機的影子。

這次,她等到了父親的電話,開口就急慌慌地說:「小婉,你二娘她有些不舒服,我先陪她去醫院做個檢查,下次再陪你一起用餐,你今晚自己……」

後面的話,溫婉已經不想聽了。

她不耐煩地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

溫龐博知道女兒生氣了,可他現在沒心思去哄人,劉海音肚子里那個帶把的孩子更重要些。

溫婉雖然聽不到他的這番心聲,但也猜到了,否則劉海音怎麼敢這麼作。

溫婉的舞蹈室位於寧安街世紀大廈一樓,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各有一面又高又寬的落地玻璃推拉門,室內光線好,視野也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