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琉音蕭珩》[魏琉音蕭珩] - 第7章 臉色大變

杜若領命,請謝欺程坐於桌邊,伸指給他認真把起脈來。
謝章在一旁瞧着,簡直心驚肉跳。
他忍不住看一眼薛紫蘇,在接觸到對方投來的安撫的眼神後,才稍稍緩和了些。
片刻後,杜若鬆開謝欺程的手,走至蕭離落面前躬身回話道:「回皇上,謝大人的確頑疾纏身,不過從脈象上看,他的病症診療得當,不出幾日,應當便大好了。」
他話落,謝氏父子及薛紫蘇均不約而同鬆了口氣。
聽見謝欺程無大恙,蕭離落也甚為高興。
不過看着這滿屋成堆的人,他感覺實在是說話不便。
於是揮手道:「你們且去外邊候着吧,朕再跟謝卿說點事。」
「是。」眾人於是均躬身退出。
繞過屏風走至外堂,還沒出清苑,忽聽門外廊上一人笑道:「哥哥,我換好了,你快瞧瞧。」
是一道極為悅耳動聽的聲音。
然而,聽見聲音的人,卻同時臉色大變。
「胡鬧!」謝章當先一步衝出門外,朝穿着一身綠衣的謝洛卿怒斥道:「你哥哥正病着,你怎地還來此處擾他?」
「爹?」謝洛卿尚未明白髮生了何事,她幾年未着女裝了,正十分高興,見着謝大學士,忍不住提起裙裾微微轉了一個圈,而後笑道:「這是哥哥送給我的,好看么?」
自然是好看的。
可是,現在哪裡是能說這個的時候?
謝章心中着急,對着女兒也沒什麼好臉色。
他臉色驟沉,厲聲道:「為父方才說的話你沒聽見么?快回去!」
「爹,您怎麼了?」謝洛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恰在此時,李茂全聽了片刻,也走了出來。
他想着他們父女吵架便吵架,但是影響了皇上和謝大人談心便不好了。
正想着勸他們換個地方,然而一看到謝洛卿的臉,便一下子把要說的話都忘在了腦後。
「這……」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身女裝的謝洛卿,「謝……謝大人?」
他說完,又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說明明青天白日的,怎麼倒像見鬼了?
這邊,謝洛卿的震驚不比他小。
看到李茂全的一瞬間,她立馬便明白了爹爹為何對她如此疾言厲色。
她下意識地便要脫出喊一句「李公公」,然後話到唇邊,她迅速地反應了過來,忙朝李茂全行了個斂衽禮,而後朝謝章撒嬌道:「爹,原來是有客人來了,您怎麼不早說?那女兒這便先回房了。」
說著,也等不及謝章答應了,便忙帶着丫環蘭馨逃也似地往外跑。
等到女兒一走,謝章忙朝李茂全笑道:「叫公公見笑了,這是謝某的女兒,跟犬子乃是龍鳳胎,她一直足不出戶地在家裡,被我夫人寵得沒上沒下慣了,剛剛衝撞了公公,您別見怪。」
謝章這麼一說,李茂全才明白過來。
「哦,龍鳳胎啊?難怪這般像!」
說完,他又笑道:「謝大人,您可真是好福氣啊。」
「是。」謝章強笑着回應。
卻說外頭鬧出了這一番的動靜,但是裏面倒是十分安靜。
蕭離落離了椅子,踱步在房中走了一圈兒,而後朝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