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琉音蕭珩》[魏琉音蕭珩] - 第2章 失心瘋

蕭離落也不知自己是為何發了失心瘋要召她來的。
明明當年是他自己決定暗斷情絲,將這份註定不容於世的感情掩埋在心底的。
也許,是今天早朝時看見她掩袖咳嗽了兩聲。
也許,是因為他對着後宮妃嬪都失去了性致。
他忽然很想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對她到底是存了什麼樣的心思。
想到這裡,他漠聲道:「上前一步。」
「是。」謝洛卿忙往前邁了一步。
蕭離落卻猶嫌不夠,繼續道:「到我身畔來。」
身畔……
謝洛卿嚇得一股寒氣從腳心冒至頭頂。
但是到底不敢反抗,便順從地繞過桌案,走至他的身側。
蕭離落坐着,但是謝洛卿可不敢坐。
可是就這麼站在他身旁,看着他明黃的龍袍和白玉的束髮玉冠,她又覺得好像有些逾越了。
左思右想,都想不到好的辦法,便只好跪了下去。
這樣,總算是和坐着的君王身子平齊了。
兩年多了,這還是她第一次離他如此之近。
近得蕭離落都能看得清她臉上細細的絨毛。
「把頭抬起來。」
「是,皇上。」
謝洛卿微微抬頭,但是依舊垂着眸,不敢與他目光對視。
對於蕭離落來說,僅這樣便已經足夠了。
他看着她,斜飛的眉,靈動的鳳眼,鼻子筆挺,唇很薄。
這樣一張臉,生得那般讓人驚艷。
單單是素顏,就讓人移不開眼。
倘若是上了妝,又該是何等模樣?!
但偏偏,卻是男人,是男人!
不由自主地捏住她小巧的下頜,蕭離落皺眉道:「怎地瘦成這樣了?」
他的指腹溫暖乾躁,但是謝洛卿卻感覺渾身如墜冰冷深淵之中。
她垂眸恭敬地道:「回皇上,不過是前陣子病了,過段時日就好了。」
其實哪裡是病了,是她因為日日小心,總是難以安寢,所以才比兩年前瘦了。
她的話恭謹又小心,蕭離落何嘗聽不出來?
為君者,自來便是與孤寡相伴的。
不能有朋友,不能有完全信任之人。
他自懂事時起便知曉,也早已習慣。
但不知為何,當謝洛卿守着臣子的本分小心回復時,他的心中又湧起淡淡的不悅。
鬆開手,他問道:「家裡可有侍奉的侍妾?」
謝洛卿不知他怎會忽然問到這個,聞言微微有些詫異,但還是回道:「回皇上,微臣在家中一應俱是由娘親和丫環照料。」
當初本來是準備給她哥哥謝欺程娶親的,但是他因為生了重病,生怕耽誤了對方,便堅持不肯。
謝學士和謝夫人見他如此堅決,便也只得作罷了。
蕭離落聞得此言,心情又好了一些。
他淡淡道:「你去稍坐一陣,等下陪朕一道用午膳吧。」
謝洛卿聽了這句話,心中暗暗叫苦。
陪皇上吃飯,哪能吃好?
何況,她此刻就餓得不行了。
雖如此,她還是恭敬地應了,起身走到書案下方的一張椅子上坐了,盼着時間快些過。
說是坐,也不能如在家中那般隨意。
謝洛卿一直繃著背,挺得筆直,好似幼年第一次上學時一般。
大離朝的官家小姐們,都是會讀些書、認些字的,畢竟以後嫁了人,身為一家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