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妖聖祖》[萬妖聖祖] - 第二章:此世,我為妖魔!

「少爺,老僕先走一步了,夫人之恩,老僕這輩子難還,下輩子還願和少爺夫人同投一家,繼續伺候少爺和夫人。」

刑台最左邊,是那一名消瘦的老人悲笑道,望向了項塵,無怨無悔,沒有怪自己被連累。

他叫明叔,從小伺候項塵長大的老僕,自忠心耿耿,項塵把他當親長輩一樣。

「哈哈哈哈,大王妃,林蓮,你這個賤人,老夫會化為鬼也不放過你。」

明叔仰天悲笑猙獰道。

「明叔,不……」項塵嘶吼。

「噗嗤……」

刀下,人頭落地,明叔瞪大眼眸的頭顱落地。

「明叔!」

項塵睚眥欲裂。

「明叔……哇……」

項塵旁邊的少女驚恐哭出了聲。

少女十四歲容貌,極為清秀可愛,長大定然是個美人,項塵的貼身侍女紅袖。

「少爺,我怕,我怕,我不想死,紅袖還想繼續伺候少爺……」紅袖顫抖着嬌小的身軀哭泣道。

然而,又是一道刀光無情落下,清純少女濺血,宛如一朵血色薔薇隕落刑台。

「紅袖……啊……」項塵喉嚨都喊破了,眼淚狂涌,望着眼眸還在眨巴兩下,滿面驚恐的少女頭顱,嘶吼哽咽。

「他們有什麼錯?他們有什麼罪?要殺就殺我好了,他們有什麼罪?紅袖,紅袖她才十四歲啊,賊老天,生而為人,我有什麼罪?他們有什麼罪?」

少年頭顱嘭嘭砸在地上,悲吼問天,雙眸血紅。

「小子,生而為人你沒有錯,可惜啊,你是個雜種,你投錯了胎。」

項權譏諷道,:「可惜了紅袖,嘖嘖,不過她死之前老夫可是好好品嘗了她的味道。」

「你當初被妖獸重創,危在旦夕,是我母親用靈丹救了你,為什麼,為什麼幫我證明清白都不願意說一句,為什麼要跟着害我?」

項塵望着項權嘶吼道,說話間帶着血沫,是他喉嚨喊破了,還是心已經痛碎了?

「因為我也想活着,我感謝二王妃救我的命,可是,大王妃卻能要我的命啊,不投靠她,我只能死,小少爺,你死了,很多人能因為你死而活,就當積德行善,所以你去死吧。」

項權在他耳邊低聲獰笑道。

「啊……」

突然,他一聲慘叫,項塵一口咬向了他的耳朵,狠狠一口撕扯下來。

「小畜生!」項權痛得尖叫,一腳踹得項塵爬在地上,捂着被咬掉的耳朵慘叫。

「殺了他,行刑,殺了他!」項權吼道。

劊子手舉起刑刀。

「八哥,我錯了,我小看了人心的險惡,你說得對,這世界上,最兇惡的不是妖魔,是人心,若是再給我機會,哪怕為妖為魔,我也不當這險惡的人了。」

而這時,項塵突然悲聲說道。

也就是在這一剎那,空間,時間,彷彿都瞬間凝固了,那劊子手舉起的刀定格在了半空,沒有落下。

項權臉上的陰冷神情,也定格在了這一刻,所有人的表情,對他的憎恨,厭惡,時間,空間,微風,全部定格,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

「你終於明白了嗎?」

一道聲音淡漠想了起來,定格的人群中,一道身影緩緩出現走來。

竟然是一頭豬!毛髮油亮,黑白分明,體格健壯,它雙眸中閃動深邃的光芒,彷彿能洞穿這世間的一切,包括人心。

「四年前我就對你說過,你是天生的妖魔,讓你跟我修行,你卻是因為厭惡妖魔道而拒絕了我,現在你可明白,在這個世界,沒有力量,沒有實力,你就是那任人宰割的魚肉,親情會因為你的弱小失去,尊嚴會因為你的弱小而被踐踏,你,還想做這樣的人嗎?還是強大的妖魔?」

黑白花豬竟然口吐人言,望着少年說道。

「我終於明白了,我要力量,八哥,給我力量,我,不想在弱小,不想被別人陰謀擺布,不想我的親人被人欺辱,不想我的尊嚴被踐踏,我,不要在做這弱小的人任人宰割,什麼都守護不了,哪怕為妖,我也要力量!」

少年咆哮出聲,眼眸中的懦弱,怯弱瞬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對力量的渴望,對尊嚴的渴望,對守護親人的渴望,還有,那骨子中的暴戾!

他本來不屬於這個世界,他的靈魂,來自一個尊重生命的星球文明世界,前世,一個雞都沒有殺過的普通少年意外死亡來到這個世界,老天給他的,不是人生的巔峰,不是高貴的身份,而是一個這個世界上人人厭惡的妖魔之軀!

四年前,他因為無法修行出靈力償遍世間人情冷暖,在這個弱肉強食實力為尊的武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