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青春諮詢部》[忘憂青春諮詢部] - 第5章 她努力的樣子居然觸動了他

第二天放學,沈湘再次來到「忘憂部」,她不小心忘記拿上我的雨傘,於是一到「忘憂部」首先就對我表示了歉意。

(抱歉,凌空同學,今早出門時忘記拿上你的傘了。)

(好的,沒關係…)

心中卻想的是:這是有多憨啊?今天還要下雨呢,出門不會用手機查個天氣預報啊。

一旁的莫曉曉和昕雨師姐不解。

昕雨師姐問道:(昨天,發生什麼事了?)

我的瞳孔被昕雨師姐所吸引,這次她並沒有戴着口罩,下半張清澈面孔也映入我的眼帘。如果說戴着口罩是一種靈氣的好看,那取下口罩就是靈氣加氣質加清新淡雅的美感。

(聽着好像是二氧化碳同學故意借送傘機會去搭訕沈湘同學了。)

莫曉曉的言語還是那麼的一針見血!只不過被放血的是我。

還沒等我開口,沈湘就自己解釋道:

(沒有啦,莫曉曉同學,我在回家路上突然下起了雨!我又剛好沒有帶傘,就在一個樓下躲雨。凌空同學恰好路過看見了,就給我遞上了傘,話沒說兩句就直接冒着大雨跑走了。)

(挺意外!二氧化碳同學昨天那麼一副吸毒的面孔,居然會做這麼讓人感動的事。)

吸毒是什麼鬼……

(曉曉,之前不是和你說過嗎?凌空,是真的很溫柔啊。)

昨天還用吹風筒吹了許久的書,我在莫曉曉這傢伙眼裡是有多廢?於是複習起自己的功課來。

莫曉曉和昕雨師姐開始輪流的給沈湘輔導課業,可…依然還是收效甚微。

沈湘走後,我們三人開起會來。

(師姐,昨天制定的學習計劃完全不太適合,如果是文科還好,多讀多背一下倒是進步很快。)

這時,換林昕雨又開口道:(如果是理科的話,完全需要一個多小時才能讓她懂一道數學題,或者幾道理化題,還是完全不知道公式算法的。)

我這時也想開口說些什麼……但還是憋住了,根本不想搭理這種瑣事。或許是沒信心,又或者是自卑,又或者帶有那一絲的畏懼。

昕雨師姐看向了我:

(要不,明天由凌空你來輔導試試?)

我一愣!(啊?)

莫曉曉又說:(好像也對,以二氧化碳同學的水平,可能講的更爛,她還能聽懂一點。)

(在這所校園天才般的人物,我們部門一下就佔了兩個。很抱歉,在學習方面我實在是沒天賦,所以,我也沒辦法,只能辛苦你們了。)

(沒想到長相普通,學習普通的你還有點自知之明嘛。)

莫曉曉再次嘲諷了我,然而她卻說的很對,我本來就是個平凡的庸才。

(對於不像你們那樣的頭腦好用,我可真抱歉呢。)

莫曉曉可能見我的臉上產生了一絲不悅,於是便沒有繼續再說下去。

昕雨師姐微微一笑:(好啦,我們再努力努力吧。)

我走出了活動室,卻意外的撞上了左露老師,我震驚了!她一直在門口偷聽。左露老師輕聲的叫上了我,在校園的一角聊了起來。

(吶,凌空,習慣了嘛?)

(老師是指什麼…)

(「忘憂部」的部門工作。)

(抱歉,老師!我啊,真沒什麼用,也幫不上什麼忙。)

(是嘛…)

我點了點頭,目光一直沒有在左露老師身上。

(那老師問問你:你覺得林昕雨和莫曉曉她們怎樣?)

(挺好的!無論是學習成績還是長相,兩個人都非常完美,走路的樣子都像是自帶光芒。)

(是嘛…評價挺高的嘛!也正是她們那樣的優秀,才導致你會這麼的忽視自己吧。)

我心中一顫……

(老師,我不明白你說的那是什麼。)

(就這樣吧!有自己的意願就可以去抒發,沒必要因為自卑這不切實際的心理因素去影響。努力邁出那一步吧!即使,這一步算的上剁腳般的艱難。)

左露老師說完就離開了,只剩原地糾結的我,我的心理狀態都不知道在糾結什麼。

接近六點時分,我正搭乘公交,天空再次下起了雨。

突然想到:又下雨了,那個傢伙今天又忘記帶傘。估計又在哪個屋檐下躲雨吧。

心中的話音剛落!我的眼帘就再次映入沈湘蜷縮在店鋪門口看筆記的身影。

算了!這次我也沒帶傘,就當沒看見,不管了。

然而下一站,我又下車了,這次直接距離沈湘100米的距離。路過店鋪順手再次買了把傘,我身上所有的資金只剩一塊錢了,有些痛苦的不舍。但是口袋不是空的給了我極大的安慰,這一塊錢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了。

沿着一排排店鋪門口一路走到她面前,才發現: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