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青春諮詢部》[忘憂青春諮詢部] - 第3章 與林昕雨的邂逅

我搭乘公交回到家門口,已經是晚上六點。

我們家住在:離若榆高中三公里多路程的一個普通小區(20層)。

在我初三下冊時,爺爺離世!父親「凌遠」把我和妹妹凌韻以及奶奶接到了段沙市生活。

我打開門,走向廳中,只見奶奶和妹妹「凌韻」在飯桌前望了過來。奶奶用老家話開口道:

(空仔,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

在一旁的妹妹凌韻也放下了手機,用抱怨的語氣開口:

(空,我和奶奶等了半個小時,就等你回來開飯了,奶奶都不准我先吃。現在菜都冷了,你到底死哪去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憨妹就再也沒叫過我哥,這或許是她開始成熟的體現。但沒想到是:拿我名字換的……

晚飯是一盤手撕包菜,和一盤胡蘿蔔炒肉,看起來略顯單調,但卻讓我感到溫暖。

我回到房間放下書包,洗手去消毒櫃裏面拿碗給奶奶和凌韻盛飯。好在飯還是熱的,一邊盛着一邊說話:

(奶奶,凌韻,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需要上一小時的活動課。可能大多數都是這個點回家,所以,你們先吃,不用等我了。)

給奶奶和凌韻盛完,拿上筷子遞過去,最後才盛我自己的飯。

(呀!空,你居然會參加社團活動之類的了。)

(沒辦法,你老哥我實在太優秀,被老師看上了。)

凌韻擺出一臉鄙視的樣子。

(切~~~信你才是笨蛋。)

奶奶不太清楚活動課是什麼,以為我以後還要多上一個小時的課。能提高學習成績什麼之類的,也就放下心了。

(好,既然這樣的話!以後我們都晚點再吃飯吧。)

我對奶奶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對於我來講,也只有在家,才能完全放空自己的心態,去感受這份溫馨的家庭氛圍。

第二天,高一(7)班的體育課自由活動時間,我來到了相對比較安靜的圖書館。

此刻的圖書館只有一兩個同為體育課的學生在裏面,我開始找起自己想看的書來。

在一排花花綠綠的書里,發現了一本叫

《因為痛,所以叫青春》的作品,放在較高的那一排書架上。

我注意到旁邊走來了一位戴着口罩的女生!她似乎也是在尋找這個區域的書籍。

我伸手去拿書的那一刻,她的手也出現在了我的視野範圍:那一刻,我倆手碰到了!我率先抽出了這本書。

我轉過頭,對着她說道:(同學,不好意思。)

這位女生也是連忙說著:(不,我才是,抱歉哈。)

同時,我們也一併注意到了!對方身上左衣領處的「忘憂部」領夾。

(誒?誒?)

此刻,這位女生先開了口:

(同學,你是「忘憂青春諮詢部」的成員嗎?)

這時我已經聯想到:眼前這個戴着口罩也很有靈氣的女生…就是左露老師所說的:「忘憂部」另一位成員——高二(S班)林昕雨。

(是!昨天剛加入「忘憂部」,您是高二(S班)的林昕雨師姐吧!聽左露老師提起過您。)

我心想:啊?我居然用「您」來稱呼了?

(是嗎?露老師又招到新成員啦…還有叫我昕雨就好了。話說回來,請問你叫?)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敢這樣稱呼她,也在想昕雨師姐為何稱呼左露老師為「露老師」?而且,我怎麼直接省略了姓!心裏開始叫她昕雨師姐了。

(抱歉,忘記自我介紹:我是高一(七班)的凌空。)

(是嗎?和曉曉一樣,都是一年級呢!話說你要看這本書嗎?)

(也並不是一定要看,只是被書名給吸引了。)

(那這本書能讓我先看嗎?之前有讀到一半。)

我嗯了一聲……把手上這本書遞給了昕雨師姐,轉身隨手拿起一本《別在動腦子的時候動感情》去到一旁的閱讀區閱讀起來。

這時,昕雨師姐也往我身邊坐了下來,這讓我感到很意外。她就像是打破了我的獨處空間,但我也不會生氣,也不會去說些什麼。

昕雨師姐剛翻好頁,突然開口道:

(吶!凌空同學,你認識曉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