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嫵黑蝦子小說》[王嫵黑蝦子小說] - 第7章:害人終害己

貓蠱?

貓也能養成蠱嗎?

我聽說養蠱一般都只限帶毒的昆蟲和爬行動物,比如蛇、蜈蚣,水裡的水蛭,天上會飛的不成,地上四腿跑的也不成,貓是四腳獸,這老太太是怎麼把一隻貓煉成蠱的?

而且這老太太為了孝敬自己養的貓蠱,餵養了幾池塘的魚,這也太寵了吧。

不過現在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央求着趙剛奶奶:「那奶奶可以把你的玉面喊回來,幫我看看嗎?」

趙剛奶奶搖了搖頭,對我道:「玉面不是我煉的蠱,是我五十年前外面撿回來的,所以也不知道傳喚它回家的咒語,每年它都會固定回家兩三趟,出去就找不到了。」

當我聽到奶奶說這話的時候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趙剛在一旁急了,對着他奶奶道:「奶奶你不是還有其他的蠱嗎?試試唄,看看能不能把王嫵身上的黑蝦子給搞下來,不然我們回來這一趟就白回來了。」

這趙剛肯定是想着要是我和他就這麼回去了,他在我這的好處就拿不到了。

「其他的蠱崽子,可能不是黑蝦子的對手。」趙剛奶奶有點顧慮。

「奶奶,你這麼厲害,一個不行就所有的蠱一起上,以百敵一,難道還怕干不過一個黑蝦子?!我從小到大,可沒見您輸過!」

可能被自己孫子吹捧了幾句,趙剛奶奶有點飄了,最後竟然被趙剛給說動了。

方法就是按照趙剛說的那樣,用他奶奶養的所有的蠱,來對付我身上的隱青淵。

雖然我覺得這麼勉強有點不妥,但是趙剛奶奶已經答應下來,加上我也巴不得能將隱青淵從我身上除下來,所以我也沒有多說。

趙剛奶奶帶我們去她房間,她的房間里擺滿了一個個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的罈子,密密麻麻的堆着,這麼看過去,足足有幾百個!

趙剛奶奶指着這些黑罈子,告訴我和趙剛。

「這些罈子里裝的都是我養的蠱崽子,是我這一輩子的心血,能不能成,就看它們了。」

說著要我和趙剛把這些蠱壇搬出來,放在大廳的中間,擺成圓型的模樣。

我和趙剛來來回回搬了上百趟,幾百個蠱壇擺滿了大廳。

法陣擺好後,趙剛奶奶用針扎破了我的手指,擠了八滴血滴在一個小碗里,然後要我坐在這些蠱壇的中間。

其她的,就交給她好了。

我看着我周圍的這些蠱壇,這些蠱壇里,有的裝的是蜈蚣,也有的是蛇,甚至是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

可能是因為隱青淵在我身體里的原因,當我坐在這些蠱壇中間的時候,我感覺到了周邊那些蠱壇里的東西在本能的畏懼我,用更貼切的話來說,是畏懼我身上的隱青淵。

這些蠱可能根本就不是隱青淵的對手,如果強行鬥起來,一定會出事吧!

可是不想一輩子當蠱婆,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試一試!

隨着一陣低沉的咒語從趙剛奶奶的口中念出,只見趙剛奶奶把一把黑乎乎的灰燼丟進剛才裝有我血的碗中,隨即,碗里的灰塵與血無火自焚,身邊上百個黑罈子,在我身邊瞬間嘩啦啦的抖動了起來!

「嘿呦哈、嗯哈哈嘿喲哈、啦唔嗦嘿……。」

隨着咒語的聲音越來越大,我感覺就像是有無數密密麻麻的蟲子從那些蠱壇里鑽出向我爬過來,穿破我的毛孔,向著我的身體里鑽了進去!

黑煙從數百個罐子里飄出來,整個大廳瞬間變得濃煙滾滾!

趙剛她奶奶邊念咒語,邊敲着一面牛皮小鼓。

鼓聲規律,三連拍一組,就像是在將所有的蠱都集合起來!

隨着鼓點越發的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