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嫵黑蝦子小說》[王嫵黑蝦子小說] - 第6章:玉面貓蠱

據我所知,在我們黔西南一帶,是有很多蠱婆的,她們以養蠱為生,並且養蠱的人一般也會幫人解蠱,只要我再找個道行高點的蠱婆,說不定就能把隱青淵從我身上弄下來。

只要隱青淵不在我身上,他就沒辦法控制我,我以後也不用被他強迫和他睡覺了。

可是我該去哪找牛逼點的蠱婆呢?

此時我想到了我高中同桌趙剛。

我記得趙剛以前跟我說過他有個鄉下的奶奶,也是蠱婆,聽說幫不少人看好了蠱病。

以前全當笑話聽,但是現在當事情真的發生在我身上的時候,就算是死馬也要當活馬醫醫。

我在高中同學群里找到了趙剛,趕緊的聯繫了他,問他奶奶還在不在?問他能不能帶我見見他的奶奶,我中蠱了!

高考結束後,趙剛差三分上本科,後來上了所我們市裡的專科技校,長得猥瑣不說,還特別嘴毒愛佔人便宜,我們關係一直都不太好。

現在趙剛聽說我中蠱了,想找他奶奶看看,打電話的時候可神氣了,先是嘲諷了我一通,然後聽我說只要幫我把我身上的蠱下來,就去請他唱歌吃飯外加給他介紹女朋友後,這才拍着胸脯爽快的跟我說明天上午九點車站見,他帶我去他奶奶家,保證人到蠱除!

趙剛的奶奶家在另外一個市,我想着雖然隱青淵跟我說過只要他在我身上,方圓百里就沒誰能斗得過他,但是趙剛他奶奶家,已經超出一百里的範圍了,那總能治他吧!

想到這,我終於放心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起來,直奔車站。

趙剛已經來了,在車站啃着幾個大包子。看見我來了,一鼓作氣的將這些包子全都塞進嘴裏,然後樂呵呵的向我跑過來。

到我身邊時,趙剛上下打量了我幾眼,對我說:「王嫵,這一個學期沒見,你也沒變漂亮啊,還是這麼丑。」

我白了趙剛一眼:「別嘲笑我,你也好挫。」

趙剛聽我這話,無比自信的用手摸了下頭。

「這俗話說的好,男挫挫一個,女挫挫一窩,男的挫可以找個漂亮的老婆,女的挫以後找老公都改變不了基因。」

「去你m的吧!」我鄙視了一眼趙剛。

趙剛被我罵了,半點都不覺得尷尬,還樂呵呵對我說:「嘖嘖嘖,都大學生了還說髒話!」

「車來了,我們上車吧!」

說著,趙剛帶我上了一輛要開出車站的長途巴士。

趙剛奶奶家雖說還是我們省的,但已經在滇省的邊界上了,而且跟我奶奶家一樣,是在一個偏遠的小寨子里,我們過去,起碼得四個小時左右。

上路後,趙剛一路跟我吹牛b,不是說哪個女的看上了他,就是他在他們學校混的有多風生水起。

我懶得聽他嗶嗶,這四個小時我們不斷的換車轉車,顛簸折騰的我都快要反胃了,才到了趙剛的奶奶家裡。

寨子叫下雲寨,是趙剛小時候生活的地方。

不過當趙剛帶我到一棟在寨子里看起來很氣派的吊腳樓前,說是她奶奶家的時候,我有點驚訝,原來養蠱還有過的好的,在我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