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嫵黑蝦子小說》[王嫵黑蝦子小說] - 第十九章:礦井干麂子

我也不知道我是該哭還是該認命。

似乎只我走上蠱女這條路開始,我就開始孤獨。

別人和我有聯繫的,只有生意上的往來,就連我親爸媽都不想靠近我,更不要說別人了。

我在外面消化了好一會的情緒,這才回到店裡。

當我回到座位上時,看見此時座位上只有隱青淵環抱着雙臂,臉色極為不好的坐在椅子上,看來是被宮時旭氣的不輕。

於是我在隱青淵的身前坐了下來,問隱青淵說:「宮時旭呢?」

「走了。」隱青淵不爽的回答了我一句。

「那他走了你幹嘛還這麼生氣?」

隱青淵抬頭看了我一眼,冷哼了一聲,沒好氣的回答我說:「他說過兩天要給你跟我,一個驚喜。」

宮時旭和隱青淵的性格不同,隱青淵說的驚喜,可能就是驚嚇,而宮時旭說的驚喜,說不定真的就是驚喜。

只是因為我媽的事情,我現在情緒有些悶悶不樂,就隨口敷衍了幾句隱青淵。

隱青淵察覺到了我的情緒不暢快,於是緩和了他的不愉快,問我說:「你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想到我明天去看蠱,也要帶上隱青淵,於是我就把我媽和我說的事情和隱青淵說了。

「你跟趙剛也是看蠱,答應你媽也是看蠱,本質上沒什麼區別,為什麼你還悶悶不樂?」隱青淵有些不理解。

我本想和隱青淵吐槽,但是想到他是一個蠱,怎麼可能會懂我們人的親情?於是就對着隱青淵說沒事,是我自己一時想不開,明天就好了。

隱青淵看了我一眼,將他面前還熱着的咖啡端給了我,對我道:「雖然我無法體會你現在是什麼心情,但是我知道你現在鬱悶,肯定也有我的原因,只是我無法離開你。我只能跟你保證,宮時旭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你們人間男人能給與女人一切的東西,包括責任,名譽只要你想要,我也會盡我最大的努力讓你擁有。」

雖然平時對隱青淵各種不滿,但是現在隱青淵跟剛和宮時旭吵架,還能立馬平復心情安慰我,我不由得心裏一暖。

因為心情不是很好,我們從咖啡廳出來後,隱青淵陪我去逛了街,我買了新裙子,化妝品布偶熊這些,大概是今天被宮時旭吐槽了,或者是隱青淵也感覺到了我孤單,他自己也去買了幾身男裝,說明天陪我一起去看事。

隱青淵的長髮沒剪,但就是他這麼一頭柔發又順又直,白色襯衣、黑色西褲穿在他身上,將他原本就很高挑的身形,顯得越發挺拔俊朗,雖然一頭長髮,但卻半點都不娘炮,氣質穩重高冷,我們走在回去路上的時候,隱青淵這身打扮,惹得從我們身邊走過的男男女女,不斷的回頭對他頻頻回望,畢竟這麼帥的男人很少,像是隱青淵這種又帥氣質又好,個頭又很高身材很棒的男人,那就更是少之又少。

只是可惜,這麼個完美的男人,要不是蠱就好了。

回到家後,我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和隱青淵一起去往我家隔壁的王阿姨家裡。

睡了一晚上,我心情好了不少,出門的時候,隱青淵怕曬,還戴了一頂闊檐米白色遮陽帽。

他的臉本來就很小,戴着這頂帽子,越發顯得他的臉蛋嬌弱迷人,在到王阿姨家裡的時候,王阿姨給我開門,但是當她看到我身後站着的隱青淵的時候,頓時就愣住了,緊張的讓我進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