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嫵黑蝦子小說》[王嫵黑蝦子小說] - 第十章:肉鑽子

孩子媽看見自己的兒子變成這樣,又開始大哭了起來。

「我娃仔只是前些天去水庫里遊了個泳,哪知道回來就變成這樣了,嗚嗚嗚……。」

李大貴扶着他老婆,轉頭哀求的看着我,對我說:「姑娘,求求你了,只要你能救好我兒子,我願意把我這輩子的積蓄都給你,你要我的命都行!」

可現在不是我想不想救的問題,而是我能不能救的問題,這孩子都被蠱折騰的都沒人型了,還有救個毛啊!

只是看着這夫妻兩可憐的模樣,我有些於心不忍,於是叫她們兩人先出去,我試試看能不能對付這個蠱。

畢竟隱青淵雖然不出面,但是他就在我的肚子里,畢竟他現在還要靠我養着,要是我有危險的話,他起碼也會來幫我的吧!

「謝謝姑娘,謝謝姑娘!」

夫妻二人含淚出去,我又看了眼床上趴着的這隻怪物,強制的忍住了我的噁心,將哨子放在唇邊,對着哨子吹氣。

「吡吡吡……。」的聲音從我口中的這個哨子里傳了出來。

只見剛才還只是在床上凶神惡煞盯着我看我蟲孩,瞬間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是的,忽然就在床上痛苦的翻滾了起來!

想不到這哨子還挺管用!

我心裏剛有些得意,床上那個蟲孩忽然在到處尋找聲音的來源,當它看到我的時候,整個身體瞬間就向著我撲過來!

「啊!」我嚇得尖叫一聲,趕緊的往旁邊一躲,那東西撲了個空,但是又立馬向我張牙舞爪的的撲過來!

看着這東西凶神惡煞的步步向我緊逼,我心裏害怕到了極點,它不斷的往我身前逼過來,我不斷的後退,直到隱青淵的聲音再次從我耳畔響起:「還愣住幹嘛,還不快吹哨子!」

隱青淵的話讓我如夢初醒,慌慌張張的再次拿起哨子,對着我面前這隻巨大的怪蟲吹了起來!

「吡吡吡……吡吡……。」

果然,當我再次吹起哨子的時候,那蟲孩雖然滿目對我都是殺意,但是這哨子的聲音就像是唐僧念的緊箍咒,讓這東西痛苦的根本就無暇顧及我,而是自己在地上拚命的翻滾了起來!

在這哨聲下,那東西身上的褶皺開始脫落,露出孩子粉紅嬌嫩的皮膚。

看到此景我心裏這才慢慢的鬆了口氣,再次向著這蠱蟲逼近,一直不斷的吹着哨子。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這小孩身上的外皮全都褪盡了,一個正常只有七八歲的孩子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只不過小孩此時緊閉着眼睛,像是在睡覺。

而這時,一隻渾身發紅,但是足足有雞蛋那般大的爬行蠕蟲,從這小孩的嘴裏爬了出來,滾落在了旁邊的地上,化成了一灘黑乎乎的血水。

「這是個什麼東西?」我問隱青淵。

「肉鑽子,也叫柳葉螞蠱。」隱青淵回答我。

「就是螞蟥嗎?」

說到這名字的時候,我心裏一陣惡寒,這麼噁心的東西,怪不得隱青淵自己不出面,讓我跟這東西對手。

「當然,這孩子應該是去水庫游泳的時候,粘上了這螞蠱。這蠱很常見,一般都是用來報復別人,只要中了這蠱,十天之內不除去的話,血就會被這東西吸干,去醫院也查不到病因,到時候就算是天上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了。」

這到底是有什麼仇什麼怨,才會有人對一個這麼小的孩子下手?

不過此時這蠱已經死了,屋子裡氣味很難聞,又是我就開門出去,對着夫妻倆說蠱已經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