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雪景》[網王之雪景] - 第6章 拜訪越前南次郎(2)

/p>

菜菜子表姐拿着茶進來時,看見南次郎在對芝紗織小姐糾纏,「小姐,有沒有空一起去喝杯茶啊?」

井上記者插嘴道:「南次郎先生。」話未說完,便被粗暴地打斷。

「我不是越前南次郎。」

「叔叔,別鬧了。」

「井上記者,介紹一下,這位便是我叔叔——越前南次郎。」

「什麼,他就是越前南次郎,他明明就是一個怪老頭!」芝紗織大喊道。

「芝紗織,在別人面前別這麼無理。」井上記者教訓道。

芝紗織這時才反應過來,急忙對菜菜子表姐說道:「真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沒事,叔叔就是這個樣子的。」菜菜子表姐溫和地說道。

「真麻煩!那個井上是吧,你會打網球吧,我們來打一局吧!」

「好的,好的,求之不得。」一轉眼,井上記者一身深咖色的西裝便變成了粉色的運動裝。

比賽開始

井上記者發球,井上記者一邊發球一邊問道:「當年你為什麼在**前夕宣布退役?」

「不告訴你。」南次郎打得一臉輕鬆。

「到底為什麼?」

「井上要是你有一球打到我的後方,我就告訴你。」南次郎玩笑般地說道。

「好的。」井上記者十分激動 打得越發賣力了。

不知不覺,井上記者抬頭看去,卻發現南次郎的眼睛一睜一閉,頓時大受震撼。就在此時,南次郎雙眼緊閉,卻也能流利地打球。

一旁的芝紗織看着十分生氣,「他這是在搞什麼?他這不是在戲耍人嗎?他真的會打網球嗎?」一連三問足以看出芝紗織的怒氣。

「芝紗織小姐,你看叔叔從剛才到現在就沒移動過位置。」

聽這一說,井上記者和芝紗織小姐才發現這一點。井上記者大驚,這是手冢區。

井上記者又說道:「那我換個問題,你想要龍馬做什麼,你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南次郎疑惑道。

「他的才能可以在世界上大放光彩,你是想把他培育成世界一流的網球選手嗎?」

「老實說,井上我樂得很呢,每天逗着那個神氣的傢伙,比我當網球選手的時候快樂10倍,哦,不,是100倍。」

「你是想讓龍馬這朵花開花結果嗎?」

「開花結果嗎?」南次郎認真地打出一球,球穿破的井上的球拍。

井上看着地上的球,思索道:天衣無縫的實力,不會錯的,他就是武士南次郎。

「老頭子,你稍微有點認真了呢。」聲音從門口傳來。

眾人抬頭看去,是一個女生倚着門框,看着他們打球。

「你是之前青學的那個女生。」芝紗織小姐大喊道。

「呦,雪音回來了。」南次郎開心果地說道。

我走了進來,介紹道:「你們好,我叫越前雪音,是龍馬的雙胞胎妹妹。」

「誒誒誒誒,你是龍馬的妹妹?那你豈不是也會打網球?」芝紗織大驚道。

「我不會打網球啊。」我面不改色地說道。但似乎菜菜子表姐和老頭子都陰森森地盯着我。

在井上先生喝水休息時,「井上,龍馬那小子的網球現在只是我的翻版,他還有的學呢。」南次郎看着天邊的火燒雲說道。

「你是指?」井上先生問道。

「不告訴你,井上老弟你不是輸了嗎?」

芝紗織一臉生氣,指着南次郎道:「你怎麼這樣?我要在報道上寫越前南次郎脾氣超壞的。」

「我不是越前南次郎。」南次郎立馬變聲道。

在眾人的嬉笑間,我思索道:翻版嗎?可能是吧,我的網球也是如此吧。

太陽斜下,黃昏來臨,火燒雲漫天,我們送走了井上先生和芝紗織小姐,我回頭說道:「老頭子,來打一場。」

「不要,老頭子我累了。回家嘍!!!」說完,便大步向家走去,只留下在原地氣急敗壞的我和溫柔的菜菜子表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