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雪景》[網王之雪景] - 第3章 王子、公主回國,比賽

日本,機場

一抹流雲划過,伴隨着轟轟的聲音,一架飛機降落在日本機場,一個身穿銀色運動服,頭戴白色的棒球帽,拖着行李箱走出機場,後面跟着一個身穿紅色運動服,頭戴白色棒球帽,帽上還印着一個鮮紅的R字的男孩。

他身背兩個網球包,手上還拖着行李箱,十分無奈地跟着。

走出機場,環顧四周,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景色,心中莫名傷感,仰頭看向藍天,眼角順勢落下一滴淚,喃喃道:「我又回來了!」機場的人看着這個散發濃郁悲傷氣息的女孩,心中都不禁想她到底經歷過什麼,以至於如此。

「什麼,雪音,你說什麼了?」龍馬走過來道。

「沒什麼,快走吧,車都來了」我低頭擦掉眼淚,掩飾自己。

坐上的士到達越前家,開門的是我從未謀面的表姐,她介紹道:「我叫越前菜菜子,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只是淡淡地點點頭,顯得淡漠無情,而龍馬卻說:「まだまだだね(羅馬音ma da ma da da ne)」——意思是你還差的遠呢

我走進房子,開始收拾行李,然後順勢睡了一覺倒時差,沒管外面如何天翻地覆。

第二天醒來,才發現自己錯過了一場好戲,原來,在我睡着後,老頭子的教練來訪,讓龍馬參加柿木坂花園的網球比賽,讓龍馬報名14歲級別的比賽,但龍馬自信且狂妄地說

「要報名就報名16歲以下的級別。」我聽後,只是默默地給龍馬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天災不及人禍,剛剛還在幸災樂禍的我瞬間被趕出家門,一臉懵逼的樣子看着他,似乎在說「發生了什麼,我在哪裡,我幹了什麼?」我和龍馬大眼瞪小眼,我終於妥協了說:「走吧,比賽別遲到了。」

我和龍馬坐上地鐵,卻碰見三個高中生在車廂內喧嘩,我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坐在了電車上閉目養神。

我聽見一個男生——佐佐部,介紹握拍的方法,想打上旋球用西方式握拍法,就是像握手一樣握住拍柄。

眼前一黑,龍馬不耐煩道:「你們很吵誒」場面寂靜無聲。突然,電車一震,球拍掉在地上,佐佐部蹲下撿起球拍「真是的,竟然被一個小學生教訓了」

「Ping Pong,正確的西方式握拍法,應該是拍面朝下時用手從下面包住握把才對」龍馬解釋道。

「你說什麼?」佐佐部怒氣沖沖

「對了,順便告訴你,你剛才所說的像握手一樣握住拍柄的握法是東方式握拍法,真是的,這兩種握法老是有人搞不清楚」龍馬拉拉帽檐,站起身。

這時,「滴」一聲,車門開了,我跟着龍馬走下車,不管後面如何怒氣沖沖,我安然看戲,坐等吃瓜。突然身後響起兩聲「我也要下車」,中間夾雜着一個女孩的驚呼聲。

走下車,我和龍馬迷茫地看着這個陌生的公園,沒辦法只好自己去找比賽地點,但來來回回走了五遍,又回到最初的地方,心徹底涼涼了。

這時,我看見一個熟悉的女生,是剛才在電車上的女生,「看見沒?」我撞了一下龍馬的肩膀,頭向那邊點點,「那個女生,你剛才救了她,俗話說:救命之恩,以身相許,現在雖說以身相許過了,但問個路總沒事吧!」隨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