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雪景》[網王之雪景] - 第2章 療傷

到了美國,我失魂落魄地往家走,走到家門口,我對着街邊汽車的鏡子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卻發現那個笑容比哭更難看,笑容里的悲傷顯而易見,我努力的練習着笑容。突然一聲「雪音」 ,我回頭一看,卻發現是母親大人,「你為什麼不進去,站在家門口乾什麼呢?」母親大人一邊說一邊拉着我的手走進家門,一個身穿黑色和尚服的猥瑣大叔說:「呦,哪裡來的小美人,坐下來喝杯茶。」母親大人雙手緊握,咬牙切齒「南次郎,自己的女兒都認不出來了嗎?」看着熟悉溫馨的一幕,我哭了出來,父母不知發生了什麼,只是一味地安慰我,我撲在媽媽身上哭着,哭累了,就睡著了,但在睡夢中也時不時地抽噎着。

第二天,我在自己的房間醒來,眼睛紅腫得像兩個大核桃,走下樓,桌上正放着兩個溫熱的雞蛋,我知道這是父母特意為我的眼睛準備的,我敷着眼睛,身後突然傳來涼涼的一聲「呦,美少女起來了,被人欺負了,回家哭着找媽媽了」,我白了他一眼,「老頭子,說話就不能好聽點,我是這樣的人嗎?我能被別人欺負,我不欺負別人就不錯了。」我沒跟他說,我只是笑容滿面燦爛,絲毫看不出昨日的悲傷,我拿起球拍「老頭子,來一局」,率先走到球場上,父親大人看出來我不想多說,拿起木製球拍,玩世不恭地和我打着球,陪着我發泄情緒,

「美少女,球技沒什麼進步啊,這些年學了什麼」

我沒空搭理他,拚命地追逐着球,追逐着夢想,直至汗流浹背,精疲力盡,我也沒贏,我氣喘吁吁地倒在地上,一顆黃色的小球從我身邊滾過,看着昏黃的天空,我用手臂掩着我的眼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