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雪景》[網王之雪景] - 第10章 都大會的分區預賽2

不久之後,雨停了,但天氣還是陰沉沉的。

雨停了之後,海堂和神尾的比賽也開始了,但形勢不容樂觀,海堂的蛇球被神尾輕易的追上,一再得分。「跟上我的節拍吧!」神尾的速度非常有節奏,跟聽音樂似的,速度快慢有序。神尾驚人的速度,讓海堂的蛇球沒有施展的空間。

比賽形勢越來越嚴峻,海堂的情況也越來越差,就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海堂還是不遺餘力地追逐着球,就在這時因雨天路滑,海堂滑倒了,打出了不可思議的一球,只見球從場外繞過,又回到場內,像一個迴旋的飛標。

神尾一臉獃滯,這不可能吧

場外的觀眾也發出了一連串的驚嘆聲。

大家正為海堂「迴旋蛇球」而驚訝不已的時候,比賽又繼續了,不動峰的神尾冷靜地加快了步調。海堂幾次想要打出迴旋蛇球,卻一直無法成功。看到心急的海堂,龍崎教練提醒他要回到自己原來的樣子。重新振作的海堂,又重新開始自己不輕易放鬆的球風。海堂令人驚訝的體力,其實是他平時暗自進行3倍的訓練所累積的成果。

結果不出我所料,海堂獲勝了。

接下來龍馬對不動峰伊武的比賽開始了。

比賽一開始,龍馬就以外旋發球取得先機。但是伊武卻以類似的側旋發球反擊。另一邊,龍馬的表姐菜菜子在家中發現了舊的相本。他問起南次郎當年的回憶,原來當年的南次郎曾經受過龍崎教練的特訓,這也讓他克服了自己不擅長的反手拍,還創造了二刀流的打法。

回到比賽,龍崎教練看着龍馬感嘆道:「這孩子果然和他的父親一個樣!」

「這麼說,教練你認識龍馬的父親?」大石一臉疑問。

「他的父親原本是一名職業網球選手,也是我的學生。」

「什麼?前職業網球選手!!!!難怪龍馬這麼厲害!唉唉,教練,龍馬的父親叫什麼名字?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難道是像越前一樣是一名善於進攻的選手嗎?」

「善於進攻嗎?怎麼說呢!那個傢伙的字典里沒有忍耐兩個字,他只會不斷的進攻,進攻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防守,在短短的時間裏,他克服了自己不擅長的反手拍,他的實力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天生具備的球感,再加上他的速度和力道,最重要的是他超越一般人的吸收力。」

「他居然這麼厲害!」

「是啊,我以為他是十年甚至更久會出現的一次天才,不過,越前南次郎卻是個遠遠超出我想像的怪物!……」此話一出,手冢的冰山臉也綳不住,一臉詫異。

「越前南次郎自己發明了二刀流的打法嗎?」手冢問道。

「是啊,他不只是克服了自己不擅長的反手拍而已,真正一流的選手就是這麼跨越障礙的,他的老爸就是這種人!」

「我終於看懂了。」

「你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說現在站在球場上的是越前南次郎,力道、速度、反射能力,不管是哪一方面都不是等閑之輩,就連可以打出對方無法預測的球路,這種天衣無縫的實力也是一模一樣。」

「你說的這麼武斷也真是難得啊!」

「不過,當越前超越了這一堵牆之後,在他後面到底會是什麼呢?」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