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雪景》[網王之雪景] - 第1章 越前雪音

美國,醫院裏人來人往,一位日本男子正在走廊來回踱步,雙手緊握成拳,時不時互相敲一敲,眼睛緊緊地盯着一個地方,那裡三個鮮紅的大字亮着——手術中,讓人莫名感到不安,冷汗不停地冒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手術燈終於滅了,醫生走出來,高興地說:「母子平安,恭喜,你夫人生了一對龍鳳胎。」男子臉上顯出輕鬆。

病房中,看着睡夢中的兩個孩子,男子說:「倫子,我們給孩子取個什麼名字?不如女孩叫網網,男孩叫球球。」倫子一臉生氣,「南次郎,這也是你的孩子,你好歹也取名認真點。」原來,男子是越前南次郎,最後,由母親大人決定了我叫越前雪音,哥哥叫越前龍馬。

我姓越前,名雪音,是越前龍馬的雙胞胎妹妹,雖說是雙胞胎,但我們長得並不一樣。我一頭銀灰色的頭髮,哥哥一頭墨綠色的頭髮,唯一相似的是我們共同擁有一雙琥珀色的眼睛。

父親大人是職業網球運動員,被譽為「來自櫻花國度的武士」,僅差一場比賽便可成為世界冠軍,但他卻毅然決然地選擇退役,因為他認為我們讓他找到了更大的目標,當時的網壇已經沒有他想打敗或者說值得他去打敗的對手了。

就這樣,父親大人給我們開啟了訓練之路。從有記憶開始,我印象最深的玩具就是網球與網球拍,父親大人有事沒事就會把網球拿出來逗我們玩,看着我們小小年紀拿着網球拍,想擊球卻落空或無力揮拍的樣子,總是哈哈大笑。漸漸地我們開始練習網球,熱愛網球,似乎網球是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直到父親大人帶回來了一個男孩,他叫越前龍雅,是我們的哥哥,哥哥的網球技術很厲害,我和龍馬都打不過他,經常和他進行比賽,但都是我們輸,這樣歡樂的日子飛快流逝,突然有一天哥哥離開了,毫無預料、毫無徵兆得從我們生活中消失了,而留給我們印象最深的便是他手上的橘子,同時也激起了我對於外面世界的好奇心。我蠢蠢欲動地想要離開,糾結了幾天後,我做了一個決定——以我與龍馬比賽的輸贏來決定我的去留,我贏,離開。

第二天,比賽前,「我們來一場真正的比賽吧,龍馬」我認真地看着他,網球來來回回,我輸輸贏贏,最終來到了我的賽末點,現在的比分是5:4,這場比分40:40,最後一局以我的高速發球結尾,我贏了,我艱難地贏了。

清晨,太陽堪堪越過地平線,我背着網球包,帶上一些必備物品,輕裝上陣,我回頭駐足看着房子,「我會回來的!」,然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小小的背影消失在朦朧的晨霧中,再無半點蹤跡。

早起時,不見我的人影,倫子母親喃喃自語,「怎麼還不起床,不應該啊,雪音從來沒賴過床啊」,後叫龍馬去喊我起床,龍馬一進我的房門,見到了書桌上的一封信和消失的網球包,他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