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7章 決賽!手術

『現在開始進行關東大賽決賽,立海大附中對青春學院的比賽開始!』

雙方隊員站在網前,互相對視,氣氛緊張!

記者井上解說道,「擅長截擊的高手丸井文太、以卓越的防禦技巧傲視球台的胡狼桑原、球場上最可怕的老千仁王雅治、紳士型的柳生比呂士、二年級王牌切原赤也、網球高手柳蓮二,最後是現在中學網球界實力最強的男人,皇帝真田弦一郎。」

芝紗織看向井上,說,「看來就算少了隊長幸村,今年的立海大也可以說是無懈可擊的!」

井上看着場上沒再說話!

裁判拿着對戰表喊:「兩邊的隊長出列!」

真田弦一郎和大石秀一郎相對而立。

「請多指教!」真田率先開口。

大石秀一郎有些緊張,「好,請…請多指教!今天還要請你們王者立海大多多承讓!」

『等等,我在說什麼啊!』大石秀一郎反應過來懊惱,『說什麼承讓。』

大石秀一郎伸手,和對方相握,然後看着對方堅定地重新道,「我們今天是為了勝利而來的,我們青學一定要打敗你們立海大,拿下關東大賽的冠軍。」

這話一出口,立海大全員氣勢一變,氣氛突然焦灼。

「哦~」真田弦一郎嚴肅地看着對方。

「大石隊長還挺有氣勢的嘛!」越前開口。

「你剛才說的那些話真是太精彩了。」桃城笑道。

裁判宣布,『好,現在兩校敬禮!』

「請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

『立海大丸井–胡狼對青學桃城–海棠,現在開始,青學桃城發球!』

「比賽已經開始了吧!」幸村精市看着窗外,眼裡情緒不明。

還有幾個小時就要手術了,他準備好了嗎?他也不知道。

就像昨天和真田說的那樣,就算只有那麼一點點機會,他也想把希望賭在今天的手術上。

「我希望能夠實現跟你的約定,打進全國。」

主治醫生昨天已經和他說了新的方案能提高手術成功率,是神經外科的醫生依澤洪生提供的,並表示如果對方在的話,手術成功率會更高。

看來她並沒有騙人,神經外科醫生…依澤洪生嗎?

『比賽結束,立海大丸井–胡狼獲勝,比分7-5。』

『接下來開始雙打一比賽,立海大仁王–柳生對青學菊丸–大石,比賽開始。』

……

『比賽結束,立海大仁王–柳生獲勝,比分6-4。』

『單打三,立海大柳蓮二對青學乾貞治,青學獲勝,比分 6-7。』

『單打二,立海大切原赤也對青學不二周助,比賽開始。』

柳蓮二站在真田面前,「我輸了,違背了大家的約定,你動手吧!」

真田起身,抬手揮出的一瞬間,切原赤也擋在柳蓮二面前。

「沒問題的,真田副部長,我絕對會趕在手術之前贏的。」

「下一場比賽我會在十五分之內解決。」

「手術!」不二抬頭,睜眼,「那可不見得。」

猛地注意到對方的眼神,切原赤也愣了愣,突然想起昨天在醫院遇到的那個女人。

對方也是這種嚴肅的表情。

「我們遲到了,隊長還在等我們呢!」切原抱怨,「可是,為什麼只有我的訓練量是大家的兩倍?」

桑原開口,「正是因為學長愛護你啊!」

切原赤也停下腳步,不滿意道,「什麼嘛!我可是一點都不開心呢!真不服氣。」

轉頭就看到不遠處一個病房裡站着的不二周助。

「你怎麼了?赤也。」

切原赤也沒回答,走了過去,「誒~還真是湊巧啊!」

不二轉頭,「立海大附中的…」

橘桔平也看過去,「切原赤也。」

正在對峙期間,橘杏帶着桃城和越前回到了病房。

橘杏義憤填膺,「你們幾個來這裡幹什麼?」

切原赤也回頭,「青學的,你們也在。」

「我只是聽說你老哥住院了,沒有想到是這家醫院,對了,你們青學和不動峰的人湊在一起,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

不二皺眉。

「啊!」切原赤也恍然大悟,「該不會是在偷偷摸摸地交換情報,還是說先來替明天受傷住院做準備!」

這話說的桑原都聽不下去了,他呵斥,「別說了,赤也!」

切原赤也才不聽桑原的話,他無所謂道,「我只是打個招呼而已,橘同學,我坦白的告訴你,我一點都不同情你。」

桃城,橘杏,不二都隱忍怒氣。

切原赤也像是故意看不出來氣憤一樣,繼續說:「當然,也沒有要道歉的意思。」

這哪裡來的熊孩子,這不是在火上澆油嗎?

「你說什麼?」桃城怒。

果然,南喬無奈扶額,誰家的憨憨熊孩子啊!典型缺少社會的毒打。

熊孩子沒有立即住嘴,又接著說,「不過,可憐你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