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6章 王者立海大(2)

的病治不好的,他每天都躺在床上,一天比一天虛弱。」

「我經常聽到醫生叔叔說小樹堅持不了多久了。」花野真離悄悄抹掉眼角的淚珠,「我知道他不在了!」

「謝謝醫生姐姐讓我見小樹最後一面。」

花野真離跑走,南喬愣住。

這孩子…

算了!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她轉身離開之際,點點金光沒入她的身體。

幸村精市病房門口。

『扣扣!』

「請進!」

明天就要進行手術了,幸村精市的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擔心明天的比賽、手術成功率,如果…

南喬打開病房門,就迎上對方看過來的目光。

「你…」幸村精市突地站了起來,神情變得緊張,卻在看到她拉着病房門把手的時候慢慢冷靜下來,她剛才似乎是敲門進來的,怎麼會?她不是…

「幸村精市!」南喬開門見山,「我有話和你說。」

「你害怕見到那種形態的我,我就換個方式來見你。」

等等,這更讓人害怕了好嗎?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

幸村精市捏緊衣兜里的平安符,緊緊盯着她,滿含戒備!

幸村精市此時的樣子在她意料之中,為了以後再見面不要再是這種防備狀態,她必須要來把事情說清楚。

而且…如果他真的和她的身世有關,這樣也更好。

「我說我對你沒有惡意你也不會信,畢竟壞人也不會在臉上刻上我是壞人這幾個字,你不相信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樣吧!」南喬站在門口沒動,「我就站在這裡,門開着,大家都能看到,我說完就走!至於信不信都由你自己來判斷。」

聽她這麼說,幸村精市並沒有放鬆警惕,只是稍稍側身,讓外面能來往的人能看到他的身影。

被人如此防備,南喬還是有些傷心的,她不在意地笑笑。

「首先,我想告訴你,你能看到我並不是特例,在你之前也有人能看到我。」

「第二,我在這個醫院已經很多年了,一開始我並不知道你能看見我,後來多次在你面前晃是因為你可能跟我失去的記憶有關!我並不想嚇你的。」

「第三,你明天的手術成功率會提高兩成,你的主治醫生應該已經拿到最佳手術方案。」

「最後,我要給你說聲抱歉,之前可能給你造成了困擾。」

說完,她向他鄭重彎腰道歉。

看到她的行為,幸村精市身體輕輕向後揚了揚,他現在心裏說不上來的感覺。

被這樣鄭重道歉還是第一次,而且…總的來說對方似乎並沒有做什麼?

這樣倒顯得他才是那個大惡人!心裏竟然隱隱有些罪惡感!

「這事兒你倒是做得挺會!」幸村精市盯着她語氣有些不快。

南喬起身,看着對方默然的眼神,無奈地嘆息,「你和我無冤無仇,我也沒必要針對你,你能看見我,和我知道你能看得見我都處於一個意外,你沒料到我也沒料到。」

「我是真誠想要和你開誠布公的,難道你想之後還心驚膽戰?」

「至少這樣…你對我有所了解,也就…不那麼怕了吧!」

其實話說到這裡,幸村精市已經在心裏對她的感觀發生了改變,他抿唇,想到之前她在醫院的種種行為,確實不像是裝出來的。

他放鬆了些,但依然緊緊盯着她,開口:「你需要我幫你找你的記憶?」

「你要幫我嗎?」南喬其實並不覺得自己這麼一說對方就立馬相信她了,但她還是帶着些許期待問出口,「你知道依澤洪生吧!神經外科那個很出名的醫生,他已經幫我找了很多年了,依然沒有任何信息!」

「我覺得你熟悉是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之後那種感覺就漸漸淡了,如果你能幫我找的話,我還得先謝謝你!」

有要求就好,這樣他更放心,幸村精市點頭,「我會讓人幫你留意着!」

「謝謝!那我們算是初步達成共識,以後請多指教!幸村精市!」

她朝他笑,沒有走過去,須臾,她朝他輕輕點頭頷首,「那麼…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的手術一定會成功的!」

說完,她走出去,關上門!

幸村精市盯着門口良久,心裏也一直沒平靜下來,對於今天看到的這一切就像過山車一樣,他需要好好冷靜一下!

不久,敲門聲響起。

『扣扣!』

他下意識看向門口,心提了起來,「進來!」

真田弦一郎推開門,看到幸村緊繃的身體,微愣,「幸村!」

『呼~』幸村精市鬆了口氣,「真田啊!」

「怎麼了?幸村!」

「沒事,我們換個地方聊吧!真田。」

醫院天台,真田然後依在護欄上,說:「關東大賽眼看只剩下決賽了,我們會一路全勝晉級的。」

「全國三連霸,就算少了隊長,我們的隊伍也毫無問題的!」

幸村精市面向護欄外,看着遠處,道:「要辛苦你了!」

「沒關係,你只要專心的把身體養好就可以了!」

幸村精市沒回答,看着遠處,似乎心事重重。

注意到幸村的不對,真田看向他,「幸村,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目光所及之處,一對母子牽手而過,轉眼不見,幸村精市語氣平緩道,「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明天手術的成功幾率並不是很高…」

突兀地,他想起了南喬說的話,新的手術方案,成功率會提高兩成,是真的嗎?

不管是不是真的,不過…這確實也安慰他一些。

真田驚訝,「什麼?」

「但是,如果不手術的話,照我的身體狀況來看,也永遠都不能打網球了!」

真田捏緊網球包帶子,沒說話。

『嘎吱!』天台門被推開,網球部其他成員走進來。

「這裡嗎?」

「一定在這裡!」

真田和幸村轉頭。

「哇,果然在這裡,我們帶禮物來了!」

柳生開口,「我們都跑來了,不好意思啊!」

幸村精市笑着問,「情況怎麼樣?」

「很順利,毫無問題,我們現在把焦點放在全國大賽上,目前主要在做的是實戰練習。」

柳開口,「今天我們也是按照玄一郎擬定的項目做練習,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們!」

幸村精市笑看着大家。

「這個可以吃嗎?」丸井文太提起帶的蛋糕問。

「喂,你這個傢伙,送給隊長的禮物,你居然先打開。」仁王指着丸井不滿。

幸村精市笑,「沒關係,大家一起吃吧!」

「好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