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6章 王者立海大

『嘭!』

「比賽結束,立海大附中柳–真田獲勝,分數6-0。」

「呼~呼~」

「立海大好強!」

「可惡!我們一分都沒拿到!」

『接下來進行單打三比賽,不動峰橘桔平對立海大切原赤也!』

『一局決勝負,由立海大附中切原赤也發球!』

「哼!看我擊潰你!」切原赤也囂張地朝對面笑。

』嘭!』

橘桔平快速回擊,『嘭!』

「不動峰…」橘桔平心裏下定決心,「我是部長,所以我不能輸!」

『嘭!』 切原赤也以刁轉的角度打回來。

橘桔平飛快反手回擊,『嘭!』

兩人來回交手幾次之後,橘桔平跑太快不小心扭到了腳。

『這是…』右腳的疼痛提醒着橘桔平事情不妙,他看向對面,果然看到立海大的小子盯着他的腳朝他笑。

『沒關係的!』橘桔平這樣安慰自己,使出全力。

幾局下來,對方頻頻讓他右腳使力,疼痛加劇,最後以6-1的分數輸掉了比賽!

記者全場記錄這場比賽,暗驚立海大附中每一個都如此厲害!

芝紗織被井上派遣去立海大附中採訪他們,「不好意思,真田同學,我想請教你,有關明天要舉行的決賽!」

真田玄一郎轉頭看向記者,「關於明天的決賽!」

「是啊!」

「比方說和青學的比賽是否鬥志高昂?」

「我跟其他的記者已經說過同樣的話了。」真田弦一郎看向操場正在訓練的部員,「明天的比賽,只不過是一個中途點而已,我們唯一的目標就是要連續三年稱霸全國大賽的冠軍!」

「抱歉!失陪了!」回答完,真田弦一郎轉身離開。

什麼嘛!就算是厲害的立海大,也未免太看不起人了,芝紗織憤憤不平。

回去之後就和井上前輩抱怨,井上嘆息,「這就是王者的霸氣吧!」

「我曾看立海大的真田弦一郎練習,那種強度、速度和反應力都不是現在的青學可以比的…」

「或許…這次青學真的遇到強敵了!」

……

「是嘛!比賽延後一個星期了!」

「嗯!」真田應聲,「延後一個星期也不會有任何變化,我們依舊會贏!」

「嗯,我相信你們!」不知道怎麼,幸村精市眼裡的情緒不高。

似乎是察覺到幸村精市的不對勁,真田看向他,「幸村!」

「沒事!」幸村精市笑,「部里訓練依舊不能落下,還要辛苦你!真田。」

「嗯!」真田弦一郎捏緊網球包,轉身,「幸村,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我們一定會把冠軍帶回來的!」

「好!」

看着真田遠去的背影,幸村精市眼裡的笑意漸漸消失。

「網球…」

他氣餒地一拳打向牆壁,彎腰額頭抵在牆上。

這次的手術成功率很低,以後他可能…都不能打網球了!

他的身體…

『扣扣!』

病房門被敲響,護士的聲音響起,「幸村君,該吃藥了!」

幸村精市閉眼深吸口氣,轉身,笑着回應,「麻煩你了!」

突兀地,他看到護士身後不遠處那個身影,他的笑僵在臉上。

南喬跟着護士小姐姐來到幸村精市病房,主要是想來看看他。

手術的成功率她從幸村精市的主治醫生那裡知道了,關於這個病雖然她有些新的發現,但…沒法實施和驗證,而且也沒有時間了!

依澤先生不在,她沒法和他交流研究,如果依澤先生在,手術成功率會更高吧!

不過她用特殊方法給依澤先生髮了消息,得到了對方的建議。

注意到幸村精市微微僵住的身子,她就知道,今天的見面又到此為止了!

她最近一直在致力讓對方適應她的存在,一開始她確實沒有在他眼前出現,之後見到他,是無意間遇到的,看對方如臨大敵的模樣,她就無奈嘆氣!

醫院就這麼大,再怎麼躲着也是會遇到的,除非她呆在辦公室一直不出去,但…這是不可能的。

沒法讓對方打消對她的敵意,她索性順其自然,以前做什麼現在還是做什麼!

會和大家一起查房,到幸村精市病房她就會故意多說些關於他的病情以及自己的新觀點,雖然對方可能並不領情!

吃完葯護士就走了,幸村精市關上門,靜靜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看到她的驚嚇讓他一點悲傷都沖淡了!

他確定了她一定是知道了他能看見她,他面對她時的表情動作騙不了人,他做得還不到家。

對方還是和以前一樣該做什麼就什麼倒是讓他放心了些,雖然對於她說的關於他的病情,其實他自己都知道。

發病時的某一時刻他還自暴自棄想過,如果她能幫忙的話…

後來冷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居然會有這麼荒唐的想法。

他是幸村精市,立海大附中網球部部長兼教練,他是大家的榜樣!

他…其實也很累,每天的檢查讓他痛苦不已,吃藥吃到反胃,身體極速的消瘦…

可是…誰也幫不了他,他必須要手術,每次發病都像在地獄裏走了一遭,沒有人能體會這種痛苦,他想好起來!

……

一個星期雨季總是很快就過去!

最近幾天是東京綜合醫院和醫學院交流的日子,格外熱鬧!

南喬藉著這次機會,幫柏原立樹完成他的心愿。

脖子上的項鏈可以儲存靈力溫養她的身體,也可以被她所使用,她可以用裏面的靈力來為她凝實身體,暫時變得和正常人一樣,這個時候她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只是這需要很多準備,花費更多的時間和一些具有靈氣的物品,期間這個狀態只能保持三個小時,之後還會有一點副作用。

她先用少許靈力聯繫上花野真離家,通知他們帶孩子來醫院做個複檢,等花野真離一家到醫院,她帶着柏原立樹找過去。

「小離姐姐!」

「小樹!你看起來好很多了,真好!」花野真離見到之前的小夥伴很開心。

「嗯!小離姐姐,謝謝你。」柏原立樹輕輕抱了抱花野真離,「你一定要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以後都不要再來醫院了!」

「我不喜歡醫院的,以後也不想來醫院了。」花野真離點頭應和。

「我一直記得你給我畫的那幅畫,我很喜歡。」柏原立樹的身影漸漸變淡,「我要走了,再見,小離姐姐!」

「小樹?」

「他走了。」南喬摸着花野真離的頭告訴她,「去另一個沒有疾病的世界!」

「醫生姐姐!」花野真離看着南喬,「我知道的,小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