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5章 靈異事務所(2)

以前也有這樣類似的事情,但因為有依澤洪生幫忙,那就根本不是事兒。

拒絕小可憐她也不忍心,幫忙雖然麻煩但也不是不能做,就是需要準備一下。

————————

此時遠在美國的依澤洪生,剛做完實驗換下衣服,就見穿着青綠色清新連衣裙的女人走過來。

「好看嗎?」女人轉了一圈問他。

依澤洪生從看到她穿着這條裙子過來臉上就冷下來了,「你不適合這條裙子!」

「誒呀!說什麼呢?」女人嬌俏一笑,「我覺得挺好看的,你眼光還挺好。」

依澤洪生走近女人身前,扶上她的臉,然後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道:「誰准你動我的東西了!」

「啊!」女人驚叫一聲,伸出雙手使勁扳卡在她脖子上的手,「你…你…放手!」

依澤洪生冷冷警告她,「之前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老師的人的份上,你以為我會搭理你,最後一次警告你,別動不屬於你的東西。」

言罷,他鬆開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像丟垃圾一樣,末了拿出消毒紙巾仔細擦手,然後看也不看她一眼轉身就走。

劫後餘生的女人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她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會真的對她動手。

她以為之前對她的警告只是故意嚇唬她的,現在她終於明白,他是會對她動手的,不是嚇唬人。

剛才他的氣息,撲面而來的冷漠真的嚇到她了,她喜歡一個人有錯嗎?

她只是發現他似乎有個特別在乎的人,他會細心準備禮物,一開始她以為是送給她的,但後來她沒收到任何東西,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他一定是給什麼人準備的,她心裏嫉妒,就每每在他面前找純在感。

這次她路過辦公室,遇到了送快遞進來的安保人員,快遞是他的,她順手接過來,看見盒子上面標註的女子連衣裙,她心裏一陣不甘,就衝動的拆開盒子,穿上了那條裙子,故意去他面前晃悠,她以為就算是她穿了這條裙子,他至少會顧着紳士風度不會給她多難堪。

沒想到是她想錯了,她大錯特錯,她似乎一點都不了解依澤洪生這個人。

出了門的依澤洪生心情極度糟糕,一想到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被這種人糟蹋了就心裏堵得慌。

哪裡都有這種蒼蠅一樣圍上來還沒有自知之明的人,真是煩透了!

『嗡~嗡~』

包里電話震動起來,他接起。

「呦!小洪生,終於接電話了。」

「什麼事?」莫得一點感情的回語,讓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

「我說洪生啊,你都不叫聲哥哥來聽聽嘛!」

「沒事我就掛了…」

「誒~等等!」藤原浩二急時喊住他,「真是…還是一點都不可愛!」

你這樣以後那個女孩子受得了你啊!真是操碎了心!

「我和大哥去過東京綜合醫院了!」藤原浩二意有所指,「你知道的!」

依澤洪生皺眉,沒說話,只是感覺氣息隱隱有些不穩。

藤原浩二電話那邊注意到了,沒說破,只挑了挑眉道:「就是告訴你一聲,她沒事!」

「回來的時候來一趟我事務所吧!」

「好了就這樣,不打擾你了,大忙人,拜拜!」

掛斷電話,依澤洪生輕輕呼出一口氣,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儘快完成這邊的研究,他想回去了。

許久不見那個小傢伙,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調皮,沒他在可怎麼辦?

不過他的戒指在她身上,又有他的靈力溫養着應該沒事!

只是…那件事要儘快了!

幸村媽媽收拾好用完的餐具放在一邊,溫聲詢問他的身體,叮囑他好好休息。

真田弦一郎就是這個時候來的,幸村媽媽把幸村精市換好放在床頭的病服拿起來,「弦一郎來了!我出去看看,你們聊吧!」

等幸村媽媽關上門走遠,幸村精市才開口:「我就知道你會來!真田。」

「幸村!你…」真田看着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幸村精市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知道真田想說什麼,但他沒法解釋這種東西。

他問,「真田,你覺得這世上有常人看不見的東西嗎?」

「什麼?」真田沒明白。

他沒再說第二遍,只打趣道:「不常聽你談論你大堂哥的職業,你總覺得那跟騙人沒區別!以前我也這麼覺得。」

「現在…我不這麼認為了!」

雖然不知道幸村因為什麼改變了想法,他捏緊網球包帶,「我明天把平安符帶給你!」

「那就麻煩你了!玄一郎。」

話鋒一轉,幸村精市問,「比賽要對上青學了吧!」

「嗯!」真田點頭,「我們一定會贏的!」

「立海全國三連霸無死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