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5章 靈異事務所

幸村精市是怎麼也沒想到,他就是上個天台散散心,也能碰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那是常人不能解釋的事情吧!絕不是他眼花,也不是他昏了頭,他看得清清楚楚,那個孩子…是飄着的。

部里有喜歡看偵探小說的柳生、愛開玩笑的仁王、喜歡甜食的丸井、膽子最小的切原、收集資料數據的柳、來自巴西的桑原和永遠板着一張臉的真田,大家有時聚在一起會說些靈異事件,他也是聽過就過了,壓根沒覺得這會是真的。

沒想到等真正看到這種事,給他的衝擊有多大,這完全顛覆了他以往的認知!

這都已經超出科學了吧!這世上居然真的有那種…東西!

狂跳的心臟和被冷汗浸濕的病服提醒着他,他剛才的經歷。

天知道他剛才是怎麼克制自己才沒有飛奔回病房的,不管他以前做事多麼沉着穩重,遇到這種事難免還是會害怕。

難怪,那個醫生…

因為她不是人,全醫院沒人看得見她,所以才會被完全忽視掉,至於為什麼她會像個正常醫生一樣聽講、記錄、巡視查房,他覺得已經不重要了。

『嘟…嘟…』

等待對方接電話的時候他漸漸冷靜下來,面對這種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裝作看不見她,據說要是被那種東西知道你能看見,就會纏着你。

當時仁王在他耳邊說的話現在被他清楚得記在腦子裡。

「幸村!」

電話接通,「真田!」

「怎麼了?幸村!」聽出幸村有些急迫的聲音,真田頓覺不對勁。

幸村精市輕吐一口氣,道:「聽你說過你大堂哥在一家靈異事務所工作?」

「嗯!」雖然疑惑幸村為什麼突然問這個,真田還是認真回答了他。

「你可以幫我找你大堂哥…」幸村精市說到這裡突然停頓了,他微微皺了皺眉,想起最近在醫院,她似乎也沒做什麼,但防備之心不可無,他繼續道:「請一張平安符嗎?」

「嗯?」幸村怎麼會…突然想要平安符,是因為上次說的手術嗎?

幸村怎麼會…?

想不通,真田還是答應了,「好。」

掛斷電話,真田都沒回過神來,他盯着電話愣了好久!

「你說部長到底和副部長說了什麼?」仁王小聲和柳生吐槽,「你看副部長都發獃一分鐘了。」

「你那麼想知道!」柳生推開靠過來的仁王,面無表情推推眼鏡道:「你可以直接去問副部長!」

「噗哩~搭檔你可不厚道!」

仁王轉眼瞧見那邊正囂張大笑的切原,計上心來。

柳生知道仁王又要去忽悠小學弟,也沒提醒,拿着網球拍徑自去練習,只是那反光的眼鏡一直默默注視着這邊。

正在記錄資料的柳發現了真田的異樣,他不動聲色走過去問,「怎麼了?真田!」

真田收起手機,拉了拉帽檐,看向遠處正在訓練的部員,說:「沒事,我打算今天去醫院看看幸村。」

「嗯!我會監督他們訓練!」既然真田不說,他也就沒必要再問。

「麻煩你了!柳!」

「副部長,你有女朋友了嗎?」真田的話音剛落,切原赤也的聲音就蓋過來了。

真田黑着臉,額頭上的十字不停地往外蹦,「切原赤也!」

「訓練加倍!」

「誒~」切原赤也委屈的小聲嘀咕,「這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你給我再繞場跑一百圈…」

「副部長我錯了…」

————————

南喬對於能看到她的人已經並不像以前那樣驚訝了,雖然還是有些吃驚。

兩次,她看到幸村少年明顯的異常,第一次的打招呼,第二次的關門動作,都說明了一個問題,他能看見她。

她沒敢跟上去,普通人看到這種事情會是什麼樣的呢?

會害怕!會恐懼!會無措!

依澤洪生能看見她不是也打了她一頓嗎?

幸村精市和依澤洪生不一樣,依澤洪生家族有傳承,對於她這種見得可多了,可是看幸村精市那樣的表現應該是第一次遇到,而他自己並不清楚!

啊這…應該是她的鍋!

這麼多年都沒人看得到她,除了一個依澤洪生。

他告訴她擁有靈力的人很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幾率,就連以前傳承下來的大家族到現在都不一定會有一個!

她理所應當地認為不會有別人看得到她,所以在這醫院都習慣了,宛如自己家。

最近還是不要往他面前串了,等過段時間吧!以免把人嚇壞了她可就造孽了!

柏原立樹,就是那個孩子,他想再見花野真離一面,想和她說聲謝謝!

這個願望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畢竟人家已經出院了,你不可能再叫人家跑醫院來,而且…以她現在這樣的情況要辦成這件事還是挺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