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4章 這醫院真的不對勁(2)

她,須臾,他收神靜靜打量她,給她貼了張溫養靈魂的符紙,抬手輕輕托起她,跟她道歉:「抱歉,習慣!」

她紅着眼睛抬頭,有些驚愕地看着他認真的眼神,半晌然後才楞楞地搖頭,「沒事!」

居然會給她道歉誒!哼~還算紳士!

之後,她時不時就會跟着他,帶着好奇和探索,也有終於找到能和她說話的人的喜悅。而他也允許她跟在身後,有時他興緻來了也會問她一些醫學知識,給她準備好專用紙張,以備記錄學習考教,他還在辦公室施術,讓她能夠隨意進入他的辦公室,能使用他辦公室里的所有東西。

他給她取名南喬,承諾會幫她找她的身世,還給她他從小帶在身上的戒指,給她準備了一些衣服鞋子,還依她的要求給她準備了一套醫院白大褂,上面還有她的名字。

她也漸漸習慣用雙腳走路,他經常能看到她跟在醫生後面,躍躍欲試、興緻勃勃或是參與討論…

現在的她也是有資格的『醫生』!依澤洪生親口認證!

「這個醫院真的不對勁!」

嗯~,南喬轉頭,看到並排走過來的前段時間新入院的三個實習生疑惑,聽到唯一妹子說的話,她突然警覺!

不會是發現她了吧!

「你休想套路我,上次我這麼說,你們兩人什麼表情,我才不上當!」

妹子看了看四周,低聲開口:「你上回說的那個護士小劉,我一開始是覺得你在故意搞怪,但是那次手術,她的行動…和視頻差別太大,宛如兩個人!」

「你看,我當時就這麼說了吧!你們非不信…」

「…前幾天我耳邊經常能聽到孩子的聲音,不太真切,虛虛幻幻,就像靡靡之音從遠處而來…」

眼鏡男推了推眼鏡,有些猶豫地看向妹子,「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知道對方什麼意思,妹子嘆口氣,「我一開始也覺得是自己最近太累,但是昨天我放在桌子上的杯子突然就掉到了地上,嚇了我一跳,當時辦公室只有我一個人,杯子怎麼會突然掉了呢?」

「嘶!」黑髮男生做了個搞怪的表情,遲疑道:「怎麼越說越玄乎了!」

南喬在旁邊越聽越不對勁,這可不是她乾的,是誰?

她帶着疑惑,按照那個女孩子提供的線索,一路找過去,果然看到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小男孩,趴在辦公室窗口,四處張望,不知道在找什麼!

小男孩看到了她,像是嚇到了一樣『咻!』的一下就沒影了。

南喬趕忙追上去,最後在醫院天台堵住了他。

「為什麼要搗亂?」

「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男孩大聲否認,連連後退,「我只是…」

「那你跑什麼?」

「你是醫生,我見到能你不跑嗎?」小男孩氣鼓鼓地,偏頭不看她,「我不想吃藥了!」

南喬走過去,摸摸他的腦袋,讓他坐在她旁邊,溫聲對他說:「我又不抓你去吃藥。」

「真的?」孩子仰起頭看她,許是經常被醫生這麼哄,他眼裡帶着些許懷疑。

「我不騙小孩。」

「真哥哥也是這麼騙我的!」

「那你想要怎麼樣?」南喬沒轍了,這孩子真難哄!

「你帶我去見小離姐姐,我就信你!」

「小離?」南喬遲疑道:「花野真離?」

這個孩子前兩天已經出院了。

「你認識小離姐姐!」

「嗯!」面對孩子的純真期望的眼神,她點頭,「她經常會去你幸村哥哥的病房裡玩耍!」

她當然記得了,每次路過幸村精市病房,都能看到一大群孩子賴在他床上,護士找不到孩子一去幸村精市病房准能找到。

突然想起依澤先生也這麼找過她,那個時候她才穿上新的白大褂,特別開心,還專門跑到別人面前顯擺,「我也是醫生了!」

雖然那些人根本就看不見她,她還是玩得特別開心,沒想到她作為阿飄還能當一回醫生。

「怎麼還跟個孩子一樣,還這麼調皮!」

她記得那個時候依澤先生找到她後這麼和她說的。

「幸村哥哥!」

「對啊!」南喬點頭,「就是你們特別喜歡的精市哥哥。」

「小離姐姐特別喜歡他,我沒去過幸村哥哥房裡,媽媽說我太虛弱了,要養好身體才行。」孩子的心情明顯低落下來,「我只有那次化療之後遠遠見過幸村哥哥一次,不過他不認識我!」

南喬沉默,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默默摸了摸他的頭,希望他來生再無病痛。

『嘎吱!』

天台門被打開,注意到天台已經有人,幸村少年站在門口向兩人點頭以示打招呼。

南喬睜大眼,一副特別驚訝的樣子,幸村精市他…

旁邊的孩子轉頭看到眼熟的人,早就開心地一下跑過去了,速度之快她沒攔住。

然後…她就看到幸村少年望着孩子懸空的腳愣住,溫潤的表情逐漸凝重,兩秒,就見他一把關上了天台的門,徒留懵逼不知所措的孩子。

霧草!他真的…看到我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