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3章 最重要的東西(2)

/p>

女子仔細認真端詳她半晌,才慢悠悠放下茶杯,問:「妹妹來自哪裡?」

「我不知道!」南喬這會兒已經明顯發覺了不對勁,脖子上的戒指隱隱發燙。

似乎沒聽到她想要的答案,女子微微蹙眉,又問:「妹妹可不要說謊哦!」

「你真不知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女子站在了南喬背後,她輕輕附在南喬耳邊,吐氣如蘭:「撒謊可是要受懲罰的!」

南喬僵住身子,動也不敢動,她明顯感覺到女子撫過她脖子那尖銳的指甲。

南喬慌了一下,輕輕搖頭,「我不記得了!」

她是真不知道,女鬼姐姐手下留情!

剛剛看到這個美麗的女子就覺得不對勁了,戒指燙的嚇人,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戒指也會發燙,果然…

「是嗎?」女子沒有了耐心,突然變得兇狠,她伸出長長的五指向南喬襲去。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響徹耳邊。

戒指發出強烈的光,擊飛了襲向她的女子。

亭台樓閣、花草樹木轉瞬消失,等南喬再睜眼時,發現自己站在醫院走廊。

此時依澤洪生辦公室,一戴眼鏡儒雅男子睜眼,「這麼快完了嗎?」

「不對!」男子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他走出辦公室,抬手揮出一張符紙,直直往前面而去。

「怎麼了?」藤原武藏跟出來。

「去看看就知道了!」男子沒說原因,抬步跟上。

等兩人到走廊時,就看到被定住只有眼珠能動的南喬。

「嘖!」藤原浩二輕嘖一聲,「瞧這一身行頭…」

「要不是普通人看不到,我都會認為這是一個正常的醫生!」

藤原浩二圍着她轉了一圈,語氣有些戲謔,「沒想到我們這弟弟居然還藏着這樣的心思!嘖嘖!」

藤原武藏只隱隱看到一個白色的輪廓,他問藤原浩二,「問出什麼來了嗎?」

藤原浩二搖頭,「我們那好弟弟把戒指都送給她了,普通的東西近不了她的身。」

藤原武藏聞言轉身盯着她,沒搭話。

「來,讓我來看看!」藤原浩二甩出一張符紙,貼在她腦門上。

「咦~」藤原浩二凝重了神色,仔細觀察她,「怎麼沒反應?」

須臾,他逼出指尖一滴血,往她頭上一抹。

誰知從她身上發出金色的光芒,一點點把額上的血跡漸漸消散掉。

「金光!」藤原浩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罷了!」這時藤原武藏開口,「我們回去吧!」

藤原浩二看看大哥,又看看南喬,意味不明道:「也好!」

兩人走後,她身上的定身符失效,她腳一軟一下子跌在地上。

她的腦子裡現在一片亂麻!

依澤先生的…哥哥?

這個戒指是依澤先生給她的,帶着他的靈力,說是危機時刻可以保護她!

他真的…可以信嗎?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從她發現他能看到她之後,欣喜佔了全部的心神,依賴逐漸成了習慣。

說起來他為什麼要這麼幫她呢?因為那個金光?

從來沒聽他說過什麼金光,為什麼不告訴她?

所以…她的身世到底是什麼?

「依澤先生,你對我…是別有所圖嗎?」

再沒有心思在醫院到處逛了,她爬上樓頂,打開天台門,找了個靠牆角的地方坐着發獃。

天空好藍,白雲朵朵,像剪下來的羊毛,一定很軟…

不知過了多久,天台上傳來開門的嘎吱聲。

南喬轉頭,從牆角這邊瞧見了穿着病服的纖瘦少年。

是他!幸村精市!

他也來散心么?

也對!今天來看他的朋友都背着網球包,他也一定很愛運動,只是他的病…

「誒~」她嘆息一聲,轉過頭來繼續發獃,她擔憂別人幹什麼?自己現在都還沒搞清楚自己的事情。

清風吹拂,少年站在天台,望着遠方,突然想起以前和真田一起談話的時候…

「真田,你為什麼打網球?」

「為什麼?」

「對,為什麼?」

「對我來說就只有網球,就因為這樣!」

「是嗎?我也一樣,如果沒有網球,我就什麼也沒有了,網球就是我自己。」

最重要的東西…

「我該怎麼辦呢?」

被風吹起顯出纖瘦身材的少年,這時候露出了難以忽視的落寞和難過、不能實現夢想的不甘心以及對病魔的無助…

「我會好起來的…」

輕輕的聲音隨風傳入到她的耳中,南喬眼眸微閃,輕輕抿唇,心裏更悶悶地難受起來。

這都是什麼事?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她輕吐氣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眼前的事!」

「其他的…就順其自然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