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3章 最重要的東西

「家主,這是明天的行程。」

「嗯!」藤原武藏揉了揉眉心,放下咖啡,拿起行程表,「東京綜合醫院?」

「嗯~」他像是想起什麼恍然一聲,「哦!差點忘了還有這麼一件事。」

他對旁邊的人開口:「明天叫上老二,讓他和我一起去看看。」

「是!」

——————

南喬其實之前一直有在斷斷續續地看關於神經外科的書籍,只是知識稀稀拉拉,不成片面,最近因為那個少年才又重新拾起,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也有了些新的感悟。

之後再見幸村精市她卻沒有第一次見面時的那種一閃而逝的熟悉感,抓不住找不到,她都懷疑那種感覺是不是錯覺。

顏狗的見色起意?

難道真是因為對方的顏值給她造成的自我感覺?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路過幸村精市病房時,隱隱聽到裏面傳來說話聲。

「部長,你放心,我們平時都完成了規定的訓練量。」

「對啊!部長,你好好養病,我們一定會獲得全國三連霸的!」

「嗯!」幸村精市聽大家這麼說,露出笑容,「那就拜託大家了。」

「真田,平時也辛苦你了!」

「嗯!」真田不善言辭,卻還是很認真開口:「幸村,我們都在等你!」

幸村精市眼裡的笑淡了些,神情有些落寞,「嗯!我會儘快養好身體,回來!」

「部長,我這次的比賽只用了五分鐘就把對方擊潰了。」

「喂!」仁王雅治一拳敲在切原赤也腦袋上,「這有什麼好說的,看你這嘚瑟勁!」

真田朝切原吼道:「太鬆懈了!赤也回去加練!」

「誒~副部長~」切原拉聳着臉,露出委屈可憐的模樣,「我錯了!」

「呵呵!」看着如此精神的大家,笑出聲,「大家都辛苦了!」

丸井文太摸摸切原的腦袋,安慰道,「我會給你加油的!」

「對方本來就不堪一擊嘛…」

「……」

是他的朋友吧!真好!

她有朋友嗎?

她不知道,想不起來。

南喬久違的又開始惆悵起來,這是遇到依澤洪生之後再次有了這樣低沉的情緒!

她不記得在醫院之前的事,她是誰?有什麼樣的家庭?有沒有這樣要好的朋友?她不記得!就連現在的名字都不是她的名字。

她只依稀記得自己應該是要待在醫院的,她一看就能立馬知道很多藥物的用法、結構、哪種病人該怎樣用藥,所以她斷定自己以前一定是醫生!

醒來時孤身一人,如果不是依澤先生能看到她,還答應幫她找她的身世,她或許會迷失自我,最終泯滅在時間長河裡,不為人所知。

依澤先生按照她提供的線索和思路,到現在依然沒找到有關於她的信息,她有時候也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了,她……到底是誰?

只要一想以前的事,腦袋就產生尖銳的疼痛。

嗚~好難受…

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過,她痛苦地捂住頭,縮在牆角。

強烈的情緒波動讓她身影開始明明滅滅,脖子上的掛着的戒指此時散發出一陣柔和的光包圍住她的身體,讓她的身形漸漸凝實,頭疼也逐漸緩解!

她扶着牆起身,剛才的低落情緒也開始慢慢淡下去。

「依澤先生一定會幫我找到我的身世的,現在的我只需要好好學習,或許到時候能在幫助別人的同時還能找到我身世的消息!」

她還是相信第一次見幸村精市那時的感覺是真的,那個少年…可能和她的身世有關!

這樣一想,她的心情也不再低沉,等依澤先生回來再問問他好了。

回辦公室的路上,看着路邊的花草,一邊幻想着自己會有怎樣的身世,不知不覺周圍的光線開始變暗,等她反應過來時,四周已經漆黑一片,剛才的花草樹木,來往的人都不見了蹤影。

怎麼回事?是她瞎了嗎?

一陣強光照射而來,她下意識閉眼,抬手遮擋,半晌,她慢慢睜開眼。

所見之處已不再漆黑一片,只見花團錦簇,蝴蝶紛飛,遠處亭台樓閣,小橋流水,好一個寧靜雅緻的小院。

這…又是哪兒?

「你來了!」

遠處亭台里站着一位身穿和服的女子,南喬皺眉,指了指自己問:「你…在和我說話嗎?」

「…來…」女子招手。

南喬疑惑,遲疑地登上亭台。

此時女子坐在石桌旁,正在倒茶。

「坐!」女子雙手端了一杯茶放在對面,示意她。

南喬依言坐下,看了眼眼前綠油油的茶,沒動。

「不喝嗎?」女子笑着問,「這可是我準備了很久的。」

南喬搖頭。

「呵呵!」女子輕笑,「隨你!」

「這是哪兒?」南喬盯着女子精緻的容顏,開口:「你找我做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