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2章 被排擠的『實習生』

「讓一讓!讓一讓!」 救護推車帶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孕婦進了急救室!

「產科醫生來了嗎?」

隨行護士開口:「已經在急救室了!」

「還沒聯繫上孕婦家屬嗎?」

「孕婦兩方父母都到了,她丈夫還沒聯繫上!」

「儘快聯繫上,我們這邊需要馬上對孕婦進行手術!」

「好的!」

不久,醫院門口救護車呼嘯而至。

「讓一讓!讓一讓!」

須臾,救護推車又推進來好幾個患者!奔進了手術室!

旁邊在醫院看到這一切的人都麻利讓開,有人一臉不忍地搖頭。

「天啦!那是橋石路發生的車禍吧!」

「太慘了!」

「希望他們都能平安!」

「……」

急救室亮起紅燈,急診科醫生對孕婦進行進一步的診斷。

「孕婦左腿骨折,頭部受到撞擊,右側有陰影,脊柱側彎,深度昏迷!」

婦產科醫生對孕婦肚子里的孩子進行檢查,「孩子沒事,但壓迫着孕婦脊柱,加重病情,需要儘快做剖腹產!」

「還沒聯繫上孕婦丈夫嗎?」

隨行護士搖頭,「還沒有!」

「病危通知書給孕婦家屬了嗎?」

「家屬已經知道了,簽了字了,男方父母希望…如果不行的話…保孩子!」

產科醫生微微垂眸,像是沒聽到這話開口:「準備手術!」

……

成田機場,一位西裝革履衣着得體的男人剛下飛機,提着公文包打了的士準備回公司一趟然後就回家看媳婦!

他出差,已經連軸轉了一個星期,連續倒班,累得上了飛機就睡著了,這次也沒來得及陪老婆去產檢,也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

剛打開手機,電話聲就響起來了!

他揉了揉眉心,接起電話……

須臾,的士轉了個彎飛速往醫院而去!

——————

南喬從門外傳來嘈雜的聲音里抬頭,她揉了揉脖子,看到旁邊已經翻了一摞的書籍,伸手把面前的書籍撫了撫關上,起身出門。

這會兒醫院似乎格外鬧騰!護士來來往往不停歇。

是…又發生什麼事了?

路過病人病房、門診、走廊,依稀聽到討論聲,「橋石路的車禍啊!真慘!」

「送了那麼多人進手術室,還不知道怎麼樣呢?誒!」

「那個孕婦才真是慘,也不知道孩子大人保不保得住!」

「什麼?車禍還有孕婦?天啦!這…真是…」

「……不是…」

「孕婦不是車禍現場的,我剛剛在那邊聽說是因為一個小三和妻子吵架打起來連累了那個孕婦,從天橋上摔下來了…」

「…那麼長的樓梯啊,從上滾下來,誒~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這…這是什麼道理?孕婦跟她們什麼關係?」

「…不知道,誰知道呢!手術室那邊還在扳扯…」

「…誒~造孽啊!」

「……」

心裏隱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她想起了昨天來醫院產檢的女人,不會…是她吧!

到手術室的時候燈還亮着,南喬正打算進去,身後氣喘吁吁地跑過來一個男人,一絲不苟的頭髮亂了,衣服不知在哪裡粘上了灰塵,皮鞋趟上了泥點,他跑到手術室門外朝里張望,焦急走動。

斜後方男人父母正在和事故直接人對話,看到兒子,他母親跑過去,「兒子,你終於回來了,曉慧她…」

說著哽咽地哭泣起來,「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我們也沒有辦法…」

「曉慧她母親暈倒了,你岳父在看着她,你又聯繫不上,我們實在沒有辦法…」

「我不該讓她一個人出去買東西的,都是我的錯……」

男人額頭抵在手術室門上,捏緊拳頭,閉眼深吸口氣,安慰母親,「沒事的,曉慧她一定沒事的…」

男人眼睛紅得嚇人,卻按耐住瀕臨崩潰的神經勸解母親:「你和父親先去休息,我在這兒等着!」

「…可是…」母親還沒說完就被人拍了拍肩膀,她丈夫對她搖頭。

母親看到兒子倔強的樣子,又紅了眼眶,哭着和丈夫走了。

「…是…松田樹先生嗎?」

男人抬頭,站在他面前的人謙遜有禮,帶着萬分的歉意,「抱歉,這次的事情因我夫人而起,我會對此事…」

松田樹看向了手術室,使勁捏緊的拳頭放在身側,他打斷他,「…我現在不想談論這個,你能離我遠點嗎?」

他怕他會忍不住一拳揮在對方臉上,他的妻子怎麼會因為這種可笑的事情受到牽連,這簡直太荒唐了!

看到對方的表情,來人賠笑,訕訕地退開幾步,「抱歉!是我考慮不周了,這事之後…」

「滾啊!」松田樹忍不住咆哮,嚇得來人點頭賠罪,立馬離開。

看起來倒是個有情有意的人!

南喬沒再多看,轉身進入手術室。

『滴!滴!』

儀器上那上下不規律浮動的線條顯示着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