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網王之見鬼的幸村君] - 第1章 聽說...這醫院鬧鬼

今天又是每周例行的醫院大查房,醫院裏的各級醫師、護士長、實習生、進修生都在,主要對新入院、手術前後、病重、病危、診斷未明、病情變化的病人為重點。

看着站在病房裡盯着他的一大群人,幸村精市神色如常,從容淡定地回答醫生詢問他的任何問題。

旁邊的實習生和進修生飛快地在筆記本上寫着什麼,生怕記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多了幾個新面孔吶!」

幸村精市視線掃過,不動聲色地想着,不過這些都跟他沒關係。

醫生正和旁邊的實習生和進修生講解什麼,看樣子這次的例行詢問應該完了,他心裏突然升起些許煩躁,轉頭望向了窗外。

他兩周前轉入的東京綜合醫院,在這之前他一直在金井綜合病院調養。

他的病在很久前就有徵兆,一開始他也並沒有放在心上,只當是普通的小感冒,後來一次社團活動,手臂出現了暫時性的麻痹,他隱隱覺得不安,把這事放在了心上,卻也沒去醫院。

之後不久又出現了幾次這種情況,他沒和部員說這事,自己去了醫院,檢查後醫生希望他住院觀察,他拒絕了,沒有告訴任何人。

誰知道病情變化得如此快,那天如同往常,他部活結束後和大家一起回家的路上,身體突然地不受控制,倒在了車站前,耳邊夥伴們焦急地吶喊,救護車呼嘯的聲音漸近漸遠,他想那個時候大家一定被他嚇壞了吧!

窗外微風吹拂,陽光正好,一排排翠綠的樹在地上落下剪影,有鳥兒輕輕落在樹上,帶落幾片葉子,飄飄揚揚地落在地上!

幸村精市眯了眯眼,今天天氣真好,大家應該都在努力的練習吧!

此時的立海大附屬中學網球部,少年們正在揮灑汗水,非正選部員在做統一揮拍訓練、基礎拉伸、來回跳…

正選隊員完成基礎任務,會自行完成軍師給他們安排的訓練任務,儘管衣服已經濕透,全身疲憊得想立即躺在地上休息,也都還是會咬牙繼續堅持,他們不能讓部長失望。

即使部長不在,他們也不會放鬆,要把部長那一份加上。

真田弦一郎在一旁嚴肅地監督每一個部員,一旦發現有鬆懈的,就會嚴厲訓斥,並加重處罰。

柳蓮二正在做部員的訓練資料,整合網球部近期塤壞的器材數據…

幸村部長不在,部里還是和以前一樣,但似乎又有什麼發生了變化。

玄一郎綳得太緊了,柳蓮二透過休息室的窗戶看向網球場,丸井躺在地上喘氣、赤也半跪在球場似乎在懊惱、仁王和柳生相互攙扶着…

大家似乎都繃緊了神經。

幸村,你不在,大家好像都不習慣呢!都在憋着氣似乎想要證明什麼。

一陣風吹過,愣神的柳蓮二手裡的資料呼啦啦散落一地,柳蓮二微微睜開眼睛,注視着這一地的資料輕輕嘆息,其實…他也是不習慣的吧!

幸村!部長,希望你安然歸來!大家…都在等你!

——————

南喬也是跟着這次大查房的,一段時間不見,各個科室病房裡都增加了不少人。

腫瘤科還是和以前一樣,萬幸沒有增加病人。

路過婦產科,她看到一個熟人。

尤還記得她和她丈夫來醫院檢查的時候,得知懷孕後的那種忐忑又激動地樣子,真是記憶深刻。

她也要待產了啊!今天是來檢查的吧!看她一臉慈愛地撫摸肚子,滿臉幸福的樣子,南喬真心為她高興,只是…這次為何沒看到她丈夫?

肚子已經這麼大了,來醫院怎麼是一個人!前幾次都看到她丈夫陪她一起來的。

「也許…她丈夫是有什麼事耽擱了吧!」

在醫院看過太多人生百態,就會想得太多,南喬搖頭失笑,跟着大家繼續下一個科室!

兒科多了幾個孩子,一個燒傷住院,一個車禍搶救回來的孩子,一個發高燒昏迷。

所幸孩子們現在都沒事了,看着他們揚起笑臉乖巧回答醫生的問題,南喬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真是懂事地令人心疼!南喬摸了摸孩子們的頭,希望你們早日康復,健康長大!

神經科的幸村精市是不久之前才轉院過來的,南喬不清楚。

當護士長推開病房的門時,少年絕美的容顏映入所有人的眼中,她清楚地聽到旁邊實習醫生的小聲驚嘆。

纖細的少年坐在床邊,溫和地看着進來的一群人,神色自若!

南喬也是顏狗,但是作為醫務工作者,她知道自己的本職工作,不會失禮地盯着一個病人看得愣住。

「幸村精市!14歲,患的是格林–巴利綜合症…」

她聽到主治醫生的話,腦海里突然閃過什麼,隱隱什麼東西有些熟悉,但細想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這個少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