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門》[通靈門] - 第7章 袒露心聲

PM11:30

蕭桓看着自己的手錶,時間滴答滴答地在他心裏穿梭,答案卻在他的心裏永恆不變,他看向遠方,眼神堅毅,似乎堅信着那東西會到來。

L穿着頭套夾克衫蓋着頭,夾克衫的內部是真空的,也就是他的裏面說並沒有穿衣服,他不耐煩的托着頭,問道:「喂,蕭桓。你真的自信那東西就在這嗎?」

蕭桓從黑色風衣內部的口袋中拿出了筆記本,裏面是一張H市的地圖,裏面標註着各種紅點。

L嘆了嘆氣,朝着路旁的電線杆狠狠地踢了一腳:隨後罵道:「該死,我就不該在這麼熱的天浪費時間陪你瞎胡鬧。」

蕭桓並沒有理會他,而是將筆記本塞迴風衣中,往前走了幾步。L發現自己頭頂的蚊子越來越多,伸手拍了起來。

蕭桓轉過頭對他說:「L,你知道睡覺的時候最恐怖的是什麼嗎?」

L將手掌里拍死的蚊子,一吹而散,滿不在意地說道:「不就是做噩夢跟鬼壓床嗎?」

蕭桓搖了搖頭,用着極其恐怖地語氣說道:「你感覺到眼皮很癢,以為是蚊子匍匐,一掌拍了下去,結果發現,卻是狼蛛。」正當蕭桓話語剛落,本該是靜默無風的夏天,卻颳起了一陣涼颼颼的風,捲起街道的塵。

「它來了···」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很輕的話,周圍氣氛以及溫度都下降到了零點。

L很快反應過來,他輕輕摘掉了夾克的頭套,右眼充斥白,左眼充斥黑色,如入鬼門一般,面無表情。

他手輕輕一甩,手上的鏈條便磕碰得砰砰直響。不知不覺,眼前的風已經不再是捲起小塵那種地步了,周圍的垃圾桶莫名聚到了一個中心點裏面去,蕭桓努力站穩腳跟,不被引力中心拉扯過去,他的眼睛已經無法睜開了。

只有L,不急不緩地向颶風中心走了過去,他呲着牙笑,兩片嘴唇張得開開的,露出那兩排像鯊魚般的牙齒說道:「久等了!我的朋友。」

那陣小風儼然已經成為了颱風,街道上的樹枝傳來斷裂的響聲,蕭桓只能扶着那盞電線杆,然而,桿的邊緣處也出現了裂縫。

蕭桓用盡自己的力氣喊道:「L!速戰速決!」

L只是向颶風中心伸出了手,似乎抓住了什麼,裏面發出一陣「嗯」的喘聲後,『颱風』便戛然而止。 隨着颱風停止,周圍的霧也慢慢開始消散,L手上抓着原本模糊的一團霧氣,竟慢慢化為人的形狀。 L的右手抓着它,一邊大笑着說:「哈哈哈!沒想到你還是個女的呢!真是纖細的喉嚨,真想一口咬斷你的動脈,看血液流出的形狀!」 居然真的是個女的! 她不停敲打着L的手,想要掙脫。但是L卻像一把鉗子,牢牢鉗住了她的喉嚨。 受到颱風的影響,蕭桓拖着腰,苦苦的走到了她的面前,揭開了「它」的頭罩。

「果然是你·····」蕭桓似是嘆氣,又像是埋怨。L看到一向卓絕的蕭桓,竟也會出現這種眼神。於是便調侃般地問道:「怎麼,你對她有意思?」然而就在這時,它趁L鬆懈地一瞬間,折斷了L的右手,逃脫了。

L惱火的看着自己掉在地上的右手,卻突然又用僅剩的左手捂着右眼狂笑道:「原來你的權能是氣流啊,剛剛還像條落水狗一樣掙扎,還真是小看你了···」

L看了看仍然在大口喘氣的蕭桓,問道:「喂,你不是讓眼罩男貼了幾道鎮靈符嗎?」但是蕭桓眼前一陣暈眩,體力不濟倒下了,右手還牢牢拽着兩張黃色的紙張。

第二天

AM 8:00

聽說了COCO在隔壁班的高天滿,一大早便買好了早餐興高采烈的趕了過去,卻發現唐世傑已經擰着大包小包蹲着教室門口了。也許是因為唐世傑站在那裡,人總是知難而退的,因此COCO的粉絲,此時也並沒有像以往一樣守着她的門口。

唐世起用餘光掃了下高天滿。嘲笑道:「喲,還在當小丑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