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門》[通靈門] - 第5章 枷鎖

學生時期的我們崩潰真的很簡單,只需要把我們天真稚嫩的夢想碾碎即可。大人們卻總是輕描淡寫地說道:學生需要什麼夢想,你們的夢想就該是清華北大。

「天滿你回來了?到餐桌吃飯去吧。」

老爸戴着眼鏡,在沙發上看着報紙,慵懶地翹起二郎腿。

「嗯···」

可老爸看着天滿愁眉苦臉與憂傷的樣子,急忙問道:「怎麼了?受欺負啦?坐下來跟老爸聊聊?」

高天滿看了看周圍,發現老媽還在廚房忙活,便順着老爸沙發旁空着的位置坐了下去,小聲地「爸,你有喜歡追求過別的女孩嗎?」

結果話語剛落,老媽像是有順風耳一般,立刻趕了客廳沙發旁,而這問話,也似乎觸動到她的逆鱗。「什麼?你戀愛了?!你可是還在學習!我警告你,高天滿!學習期間不許談戀愛!」

老爸被突然起來的老媽嚇得眼鏡都跌了下去,連忙扶正,說道:「欸,孩子他媽,孩子青春期,有點戀愛的憧憬與衝動是正常的。我們應該給予理解與引導!」

「你還要教孩子談戀愛是吧?」

「沒!沒有!你怎麼鑽牛角尖呢?只是教會孩子理性分析他現在戀愛的利弊。」

「還談戀愛的利弊是吧!我只知道這孩子如果現在戀愛,對他的成績影響只有弊!」

「這怎麼會呢!如果雙方能夠一起學習,互相監督,那也是好事呀?」

「他現在的心智會有這種辦法嘛?老高,你也太看得起你孩子,但凡你把教孩子談戀愛的利弊的心思放到高考的試卷上,早就光宗耀祖了!」

「你怎麼說話打橫講啊!」········針尖對麥芒,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難有勝負,一旁的高天滿也綳不住了,大聲喊道:「行了行了!你們兩別吵了!都是我的錯!我就不該在你們面前說起我的任何事!以後我說話就當我在放屁!」

高天滿怒氣沖沖地跑向了房間,用力關上了門,門關上的餘響,嘎吱嘎吱地回蕩在大廳。

對呀,我為什麼會傻傻地指望父母能解決我地煩惱呢?他們做的事情一直都是徒增我的煩惱。

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高天滿真的愈發覺得自己好笑,腦海中不禁溢出了兩字「小丑」。

他對着鏡子笑了笑,鏡子也回以一笑,但那是嘲笑,嘲笑他怎麼會認為會有人幫他解決煩惱呢。他對鏡子面無表情,鏡子也對他面無表情,似乎已經對他的愚蠢已經到無法理解的程度了。

最終,不知道為什麼,最後竟無奈地哭了起來。小學的時候,填寫家庭問卷,旁邊地同學驕傲地相互討論着自己雙親的職業,有老師,有藝術家,更有**要員。而當他們問高天滿的時候,高天滿也嘗試着硬氣起來,抬起頭,說:「我的父親是個倉庫管理員!」其他人卻紛紛投來不屑的表情,似乎在嘲笑他:不就是個看門的嘛。高天滿總是不服輸的說道:「他是大公司的!公司裏面的東西都歸他管!」然而卻總有反駁他的人說道:「那有什麼,我爸是管整個鎮上的人的!他媽是學校老師,是管整個班的人的!就你爸管的不是人。」

每次議論着議論着,高天滿就會哭起來,哭是因為他想證明他的父母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誰也比不上,可每次別人總是狠狠的踩在他的臉上,證明你不過是地上的螻蟻,還是螞蟻階層最低級的工蟻。

回去要父母安慰的時候,父母說:「不要跟別的同學攀比,你看你的成績比那些同學好。他們的父母嫉妒着呢。」

初中的時候,同學過生日的時候,禮物都是琳琅滿目擺放在課桌上,精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