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詭探》[通靈詭探] - 第6章 惡意

拿到這一次的所有信封和資料後,兩人坐在桌子上一言不發的看了起來。

十五個檔案袋中,包含着十五封信,還有十五個送信封的口供,以及照片,姜夜還能聞到信封內淡淡的香水味,像是小女孩用的,甚至還有點甜味。

送信的人中有高有低,有老有少,目前來看形不成規律,因為找他們送信的人出現的位置也都各不相同,有的在市中心,有的在郊區。

「小姜啊,這有一點很奇怪,你說他們都是先收了錢才送的信,還是送到了信才收錢啊,又怎麼收,口供上這些人說的倒是各不相同,只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古怪…」

王博倫的話音剛落,姜夜便點了點頭,他知道對方的意思。

對方懷疑的是這些送信的人本身或許也有問題,但是口供並不統一,卻又不符合一個高智商犯罪團伙的樣子,但也不能排除,他們反其道而行之這個可能性。

「姜先生,我給他們確定好攻克方向了,您有什麼問題嗎?」

「你去把這些所有錄口供的人的親屬資料調出來,17歲左右的親屬最關鍵,我要他們的詳細資料,還有這個17歲的男孩也把他的資料調出來。」

李敏點着頭,剛進入便離開了。

「是因為錄口供的人年齡最低也是17歲嗎?」王博倫好奇的問道。

「有這方面的原因,大部分是因為那些送信的人本身的年齡,大都是40歲往上,除了幾個70歲的老人,其他人的平均50歲左右,80後的平均結婚年齡是26.2歲,28歲都有了第一個孩子。」

「這本身也是一個規律,再加上如果嫌疑人找人送信的話,大概率會找和自己年齡相近的人,因為他們更習慣和那個年齡段的人溝通,那麼這個17歲的還在上學的孩子就有些怪異了。」

二人繼續探討着各種可能性,聽呆了一旁看管證物的老大爺。

他們的探討天馬行空,聽起來極為怪誕,但卻又充斥着邏輯的閉環。

二人的話不由得讓他渾身一冷,如果這兩個人不是幫警局,而是選擇作惡,恐怕沒有任何人能抓住他們,即便抓住了恐怕也會因為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即便有了證據,也無法定罪。

不由得讓他想起姜夜的一句原話…

「最好的偵探也可以是最好的殺人犯…」

這是一次表彰大會上,姜夜說的話,當時的他雖然還未徹底退休,但也覺得很有道理,但是聽到了對方的種種猜測後,他才確定了對方這番話的真理。

「偵探真的累,需要的基礎知識過於龐大了。」

姜夜感嘆了一聲,拿出了手機搜索着。

偵探這個職業與大部分職業都不同的是,他需要運用的專業知識十分的全面。

有物理化學、數學、心理、大數據,甚至一些比較變態的案件,還需要運用各種小語種。

與之比較殺人之人是千姿百態的,並不是電視上演繹的都是什麼窮凶極惡之徒,相反,那些人殺人後大部分都會被快速的抓捕歸案。

而那些懸案或者難案的嫌疑人,大部分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