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了三年還沒舔到的男神》[舔了三年還沒舔到的男神] - 第7章

是整場遊戲,除了擊殺的消息聲,就是我跟那個弟弟說我是怎麼追到徐時御的聲音。
我這人吧,有時候說話說上頭了,就是不怎麼顧得上別人的感覺。
也就是在結束這一局,弟弟匆匆下線之後,我才後知後覺,哦,這個弟弟貌似說過要追我來着。
但是被我以年紀太小給回絕了,現在我還在人家面前這麼說話,怕是真的有點殺人誅心了。
我在心裏跟那個弟弟道了歉,然後繼續開始了我的峽谷之旅。
凌晨三點鐘,我才有了睡意,但是熬夜的後果就是,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遲到了。
火速收拾好自己之後,早餐也來不及吃了,就想着快點打車上班去。
跟老闆在一起的第一天就遲到,估計徐時御會覺得我蹬鼻子上臉了。
剛出小區門口,門口的一輛車突然按了按喇叭,把我嚇得一激靈。
不過我的視線倒是被那輛車給吸引到了,越看越眼熟,越看越眼熟。
直到徐時御放下了車窗,從裏面伸出來一隻手,衝著我勾了勾。
對一個人最熟悉的狀態就是,他只露出了一隻手,你都能認出來他是誰。
於是我屁顛屁顛地跑到他的面前,然後彎腰在車窗前看着他說:「你怎麼來了?
馬上都要遲到了。」
徐時御敲了敲我的腦門,疼得我直接捂住了腦袋。
「知道還不快點上車,等會兒老闆和秘書雙雙遲到,我可不會幫你解釋的。」
11想到那個場景,我的頭皮都發麻,於是快步拉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下去。
系好安全帶之後,徐時御油門一踩,車就開了出去。
還沒等我整理好自己因為奔跑而散亂的頭髮,懷裡就被丟了一個紙袋子。
「這是什麼?」
「早餐,一看你就知道沒吃。」
我打開一看,居然都是我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快樂地拿出來拆開小口小口地吃。
「那萬一我吃過了呢?
你這不就浪費了?」
徐時御打着方向盤,只是分了個眼神給我,然後帶着笑意回:「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昨晚上肯定高興得睡不着,然後今天早上肯定會起晚。」
徐時御還真是料事如神,但是他揶揄我的語氣,跟昨天那個拿着腹肌誘惑我的,可不像是一個人啊。
我皺着眉頭問他:「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