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了三年還沒舔到的男神》[舔了三年還沒舔到的男神] - 第4章

我眉心狠狠一跳,要不是現在場景不合適,我都想直接把他推倒,喜歡啊,怎麼不喜歡。
但是他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我不太相信這個人是徐時御。
且不說以前他對我的態度是怎麼樣的,就連我不小心瞥到他小腹上痣的時候,他都如同被侵犯了一樣。
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女流氓一樣。
以前恨不得離我八百米遠,現在又恨不得我貼在他身上不離開。
這個反差誰看了都要說一句,這人是不是被奪舍了啊?
我一狠心抽回了自己的手,雙手捏着安全帶,看着徐時御。
「徐總,你是不是喝酒了?」
徐時御湊近了些,語氣又恢復成了在公司的樣子,「你聞到我身上有酒味了?」
這倒是沒有。
「那徐總,你是不是最近受到了什麼刺激了?」
徐時御突然臉上透出一股子不耐煩,就像是剛剛那樣的行為已經是他能做出最大的讓步了一樣。
6「卿卿。」
「哈?」
我以為我聽錯了,這是幹嗎呀?
摸了腹肌還不夠,怎麼還要親親啊。
就在我滿臉糾結的時候,徐時御突然動作幅度非常大地把我壓在了副駕駛上面。
「你不是喜歡我嗎?」
我一臉驚恐地看着徐時御,糾結地說道:「就算是喜歡也不能隨便親親啊。」
徐時御聽了這話,臉上的表情出現了龜裂,然後他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身子也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面。
「我覺得我的前後鼻音分得挺清楚的啊,卿秘書,你難道不叫卿卿嗎?」
靠,原來是卿卿,不是親親。
這個時候我無比煩躁為什麼我爸給我取了這樣的名字。
看着徐時御嘴角還掛着笑,我瞬間就氣惱了。
用手推了他一把,沒承想他反過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所以現在還喜歡嗎?」
徐時御抓住我的手,死死地握住,感覺如果我敢說出他不想聽到的話,他能把手給我捏碎。
「喜不喜歡你還不知道嗎?
要是不喜歡我就辭職了。」
沒錯,當初追徐時御的時候,我跟他說的就是,等我什麼時候不喜歡他了,就直接辭職跑路,讓他想反悔都找不到我。
徐時御聽了這句話,直接笑了出來,然後握着我手的力度也小了一點。
然後說:「那就在一起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