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婿》[天降神婿] - 007 上身

葉紅魚站在我面前,似乎忘了害怕,那雙水靈的大眼睛裏寫滿了擔憂。

我心中一暖,這就是命中注定的東西,哪怕我們只見過一面,卻像是極熟的老友。

”沒事的,這事兒我能解決。 ”我溫和地說道,一腳跨進了扎紙鋪。

”你就是那病秧子陳黃皮?呵!也不像紅魚說得老實本分嘛,居然還會裝逼! ”沈百歲見我出面,也忘了害怕,立刻嘲弄地開口。

說完,他還下意識起身,顯然是不想矮我一截。

他剛站起來,那紙人就瘋了似地攻擊他,扑打着他腦袋,扯他的頭髮。

”黃皮哥,別靠近它,這東西凶得很! ”葉紅魚再次害怕了起來,不敢走近,顯然是不相信我有能力對付這玩意。

我笑了笑,徑直走向這飄着的紙人。

沈百歲勾着腦袋看向我,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明顯是期待這紙人會弄死我。

我捏起早就準備好的鎮魂符,只要貼在紙人上,這孤魂就將魂飛魄散。

紙人也在看我,它先是安靜了一下,很快突然再次凶神惡煞了起來,張牙舞爪的,像是要玩命一樣。

看着它那毫無靈氣的獃滯眼神,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它本該早就投胎往生,卻被圈養數年,哪怕我剛給了它一縷神識,依舊很難恢復靈識。

”你也只是一個工具,今日有緣遇到。我不殺你,度你一場吧。 ”我喃喃自語道。

”哈哈哈,陳黃皮,打不過這惡靈,為自己找借口了?你這孫子有點意思啊,真他娘的愛吹牛逼,會找台階下! ”沈百歲忍不住笑了起來,他也是學風水的,知道度鬼可比殺鬼難。

我沒理會他,雙手合十,默念往生咒。

”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頭者超,無頭者生。八卦放光,超生他方。為男為女,自身承當,富貴貧賤,由汝自招。赦令等眾,急急超生! ”

念完,我抬起右手食指,猛地往紙人的眉心一點。

被我一指點中,這紙人愣了片刻,突然整個身子拚命扭曲掙扎了起來。

面目猙獰,嘴裏更是發出了陰森的叫喊。

”草,陳黃皮你這傻叉能不能別不懂裝懂,你這是要激怒惡靈,徹底害死我們啊! ”沈百歲看到這一幕,下意識就往門口跑。

葉紅魚也有點緊張害怕地小聲對我說: ”黃皮哥,它好像要發狂了,不行咱快跑吧! ”

他倆話音剛落,那正在抓狂的紙人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它飄在空中,一動不動。

漸漸地它嘴角翹起,露出一個平和的笑容。

笑着笑着,它哭了,應該是記起了自己的前世,想起了還有親人在世,留戀不舍。

突然,懸在空中的它猛地跪下,朝着我鄭重叩首。

”去吧。 ”我平淡地說道。

紙人瞬間着火了,約莫半分鐘後化作了一灘灰燼。

”小先生大能!多謝救命之恩,敢問令師大名? ”扎紙匠鬆了口氣,起身對我表示感謝,不過他還是以為是我師傅暗中相助,畢竟我還很年輕,不應該有此能力。

我沒承認也沒否認我有老師,只是對他說: ”學了點本事不是給你招搖撞騙,助紂為虐的。如果再有下次,我也幫不了你。 ”

聰明的葉紅魚顯然聽明白了我的意思,忍不住生氣道: ”沈百歲,你真噁心! ”

”紅魚,你別聽他瞎說,這一切都是這小子請人演戲,他想破壞咱兩的關係!這小子沒安好心,紅魚我送你回家吧。 ”沈百歲厚着臉皮說道。

”我才不要你送! ”葉紅魚不屑地瞥了眼沈百歲,來到我身旁,竟牽住我的手,笑着說: ”黃皮哥,這麼晚,你送我回家吧。 ”

也許是剛受到了驚嚇,葉紅魚的手心都是涼的,但我卻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