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婿》[天降神婿] - 026 尋屍(2)

着她一起出來的。但畢竟我倆還沒成親,這事雖然主因在我,但或多或少和葉家有點牽連,如果我帶着她,就有點違背爺爺定下的規矩了。

更重要的是,這次我的行動很危險,我是要尋屍問道。

回到店裡,我將重要法器都準備齊全,裝進布袋子背在身後,然後才出了門。

我來到昨天 ’許晴 ’所站的位置,用沉香粉灑了一個小圈。

然後將帶着許晴味道的貼身衣服包裹着頭髮放進了這圈子裡,用符紙點燃。

衣服燒盡,我取出羅盤,口中默念: ”干元亨利貞,太極順吾行。許晴生甲子,真魂魄疾走,問路指分明! ”

這是奇針八法尋人之道,我燒了許晴的頭髮衣物,念了她的姓名、生辰八字,正常情況下羅盤就能指出她的方向。而昨天蘇青荷在這裡讓 ’許晴 ’出現了。那雖為屍,但融了她的舌尖血和生辰八字,而且還沒過去二十四小時,羅盤應該能感應到。

果然。當我念完咒語,羅盤的指針立刻就晃動了起來。

我目不轉睛地看着,最後指出了兩個方向。

其中很強烈的方向自然是許晴目前所在的地方,而另外一個氣息很弱的方向,才是我要去的目的地。

我拿着羅盤,沿着沉針所指方向,一步步往前走。

正常來說,哪怕蘇青荷是八屍門的傳人。也不可能控制屍體行走很遠的距離,所以我推測那個屍體 ’許晴 ’離我店鋪不會太遠。

果然,當我走了約莫十里路,目的地算是到了。雖說這距離已經很遠了。但她畢竟是八屍門傳人,也在我的理解範圍之內。

這裡是西江的郊區了,和農村交接,交界處有一片樹林。目的地就在樹林後面。

可當我剛穿過樹林,羅盤所指的方向突然就亂了,指針不停的抖動沉浮。

我暗道不好,看來自己來到了一個兇險之地。忙聚精會神地看着羅盤。

我看到兌針針頭上突,說明此地有陰氣介入,多為冤死或非正常死亡。

而投針的指針卻半浮半沉,上浮下沉均不達底。這說明這裡有墓葬。

不過這裡的風水明顯被人刻意改造過,讓羅盤有點失靈,我估摸着是蘇青荷不想讓人找到那具屍體的真正位置。

看到這,我冷笑一聲。我承認她實力極強,但論到尋龍點穴,我自認不弱於她。

就連爺爺在我十六歲時,都忍不住讚歎我,說風水堪輿這一塊我就像是天生的大師,極熟悉風水的味道。

所謂風水,顧名思義藏風納水。雖說後來風水圈子越來越大,多出了很多方面的大師,但風水堪輿絕對是最根本也最複雜的本領。

望風捉水、觀氣理地、欒山品土、定砂點穴,個中學問極其繁雜,而單說理論知識,我應該可以稱得上是大師了。

我在樹林深處停下,掏出香爐,焚香敬神,然後就四處打量起了周圍環境,準備破了這裡的迷局,找出藏屍之地。

可當我剛轉悠了兩圈,我猛地皺起了眉頭,整個人也緊張了起來。

這裡看似普通,竟然暗藏殺機。

這兒不是普通的藏屍地,竟然是一個養屍地,而且布了最兇險的陰陽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