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婿》[天降神婿] - 001 退婚(上)(2)

定如此。

那天我跪在山頂,鄭重三叩。一叩天地神靈,二叩孤魂野鬼,三叩列祖列宗。

自此我就成了麻衣世家第十七代傳人,我家是青麻一脈,爺爺綽號青麻鬼手,而他卻給我封號崑崙。

我問爺爺為什麼要叫崑崙,爺爺說我們這一脈就是發源於崑崙神山。

我應該會是最後一代傳人了,緣起緣滅,崑崙是所有風水師心之神往的地方,他希望我有一日可以真正站到崑崙之巔,那樣我也許就有實力徹底改變風水師的命運。

我學起風水秘術來非常的快,就連爺爺都忍不住經常誇讚我的天賦。

記得有一本叫《撼龍經》的古籍,爺爺說他三十五歲才融會貫通,而我十四歲那年就掌握了尋龍捉脈之法。

我瘋狂地汲取着風水陰陽之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方面的緣故,我性格比較孤僻,沒什麼朋友,加上村民們私下都傳我是不祥之人,更是沒少受同齡人的白眼。

這些對我來說早就習以為常,最讓我難以忍受的是爺爺嚴令禁止我二十一歲之前給人看事,他說一旦我破戒,他將功虧一簣。

這真的讓我很憋屈,空有一身本領卻不能學以致用,那種無力和委屈一直使我備受煎熬。

我曾親眼看出待我不錯的張三爺雙肩上的陽燈閃爍黯淡,那是大凶之兆,恐命不久矣。

果然,沒過兩天他耕田的時候,被自家的牛給頂死了。

還有一次,我察覺到我挺喜歡的女生張雅面泛青光,在右嘴角兩厘米處還隱隱有一紅點。這是命犯淫邪,一日後她放學的路上,就被村裡的二傻子拖進了玉米地。

那天我真的痛苦到了極點,感覺自己就是幫凶。

我不敢見張雅,就偷偷地看着。當我看到她右肩的陽燈閃爍,像是被風一樣往自己脖子上吹,我知道她承受不了屈辱,想要自殺。

我實在忍不住了,偷偷找了張雅的父親,讓他一定要看好自己閨女,最好拿個繩子捆住,不然小女生受不了刺激怕是要尋短見。

張雅被救了下來,而我卻因此生了一場大病。

我卧床不起,頭疼發熱,上吐下瀉,到後來甚至昏迷不醒。

直到三天後我才醒過來,醒來後我知道了一個天大的噩耗,爺爺死了。

那年我才十八,永遠失去了最疼愛我的爺爺。

聽我媽講,在我生病後的第二天,爺爺就一個人進了後山的亂葬崗。

他給自己尋了一個風水最差的地段,挖了個坑把自己活埋了,連棺槨都沒有。

沒人知道爺爺是怎麼將自己給活埋的,要不是我媽被託了夢,甚至一輩子都不知道爺爺已經去世。

那天我在埋葬爺爺那不起眼的土包前長跪不起,整整哭了一天一夜,最後昏死了過去。

我知道,爺爺是為了救我才這樣做,他將自己最後的命留給了他的孫子。

這件事對我打擊很大,我感覺是自己害死了爺爺。

自此我徹底休學,家門都不出,住在爺爺的老屋,陪伴我的只剩下了爺爺留給我的風水秘術。

而除了爺爺留給我的這些,還有一個信念支撐着我。

那就是我的妻子,葉紅魚。

這是爺爺生前最大的願望,他希望我一定要與其成親,他說只有她才能化解我的命劫。

終於,在我二十一歲生日那天,一輛我從沒見過價值百萬的奔馳駛到了我家門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