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婿》[天降神婿] - 017 崑崙

且看我陳崑崙,一劍封龍門!

我用低沉沙啞的嗓音說出這句話,頓時平地起驚雷,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我。

”陳崑崙是誰啊?咋不認識? ”

”不知道,我也沒見過,剛才還以為是你朋友呢。 ”

”神神叨叨的,還戴個斗笠,裝什麼隱世高人? ”

眾人看向我。紛紛議論了起來,顯然沒人認出來我。

而這就是我昨晚思索很久,想出來的法子。

我是青麻一脈第十七代傳人,爺爺給我賜號崑崙,但只有我倆知道這事,外人卻不知情。

我如果以陳黃皮的身份,今日當著這麼多風水師的面大放異彩,那勢必會傳出去,惹來爺爺的那些仇家,引來沒必要的麻煩。

而以陳崑崙的身份出面,既可以避免掉這個麻煩。同時從命理機緣上來說,也可以最大程度上降低我參與葉家之事的反噬。

”這位朋友。好像不是我西江人士?怎麼沒聽過你的名字? ”沈初九倒是心性沉穩,見我有點古怪,一上來並沒和我犯沖。

我佝僂着後背走出,儼然一副老者姿態。壓低了聲音說: ”風水師行走天下可不是靠有多少人認識,再說了,我是不是西江人,和我封龍門有關聯嗎? ”

在我面前吃了個癟,還當著這麼多人,沈初九的臉色頓時就掛不住了。

他不再與我客氣,陰沉地看着我,冷聲道: ”我看你今天就是來拆我台的?今日是我沈初九的孫子和葉先生之女定親的日子,我不想發火,勸你好自為之,別自討苦吃。 ”

沈初九一下子搬出了他以及首富葉青山的名號,顯然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別惹事。

畢竟在西江,這就是兩座大山,何況還聯起手來,沒有勢力可以撼動。

可我偏不會放在眼裡,他越是這樣說,我就越不爽,明明是我媳婦,他哪來的臉在這自以為是的。

我瞥了眼沈初九身旁的沈百歲,冷笑一聲,說: ”天庭凹陷,地格尖銳,五行缺土。他就不是一個學風水的料,而且命理有幾個大劫。這樣一個德行不好的年輕人,配不上葉紅魚。 ”

”你…… ”沈初九氣得指向了我,想罵卻沒罵出來,因為我說得是真的。

他就是看出了自己孫子命不好,才起名百歲,想和葉家聯姻,甚至不惜入贅,也是看中了葉紅魚的命格。想要調和一下。

不遠處的葉紅魚聽到我的話,忍不住多看了我幾眼,貌似對我多出了些許好感。

”你這是要和我沈初九作對了是吧? ”沈初九一步走到我面前,直接問道。

這時。葉青山走了過來。

他是個人精,也瞧出了我有點本事,想試探一二。

於是,葉青山直接對沈初九道: ”沈老師,今日龍門山異象重生,就連你都封不了龍門,一個沒聽說過的風水師又怎麼可能做到?我們讓他嘗試着看看? ”

沈初九尋思了下,嘴角一揚,露出一陰森的笑容。

”好,那你就做法吧。我們都退到十層台階以下,他要找死,惹怒了青龍山主。可別牽連到我們。 ”

說完,沈初九就主動往下退,顯然是吃定了我要遭殃。

等眾人都退到下面了,我也立刻開始行動。畢竟此處不宜久留。

點了三柱香,我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