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的犬》[天鵝的犬] - 第9章 同學

江時雁知道今天她返校,因此早早的便在校門口等候。

樓月一下車就被江時雁拉了去「哇!真的好了啊!走路一點都看不出來你腿受過傷呢!」

隨後下車的木易為看到樓月被江時雁握着的臂膀,不知為何的對這個女生起了些敵意。

但他怎麼配吃醋,他充其量只算是一個在陰暗處覬覦美好的,上不得檯面的小丑。

低頭看向地面,慢慢的往班級走去,盡量在校園裡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木易為。」

樓月注意到了垂頭前進的少年,趕忙的叫了一聲。

前行的人影頓了頓腳步,還是往樓月走去,「有什麼事嗎?」

「今天晚上我在家等你,有事跟你商量。」

少年抿了抿唇,似是有些為難,他本來想着只是照顧她一周,以後就在學校對面的圖書館學習到晚上九點再回去。

不然二人總是在小區里碰面,他媽媽那裡早晚會發現的。

「對不起,我今天晚上有事,我先走了。」

見木易為走遠,站在一旁的江時雁才有些驚訝的開口「月月你怎麼會跟二班的年級第一認識啊?」

江時雁會這麼問也不奇怪,木易為雖然是年級第一,但是在學校里的存在感特別低,大部分學生都只是知道有這麼號人,但不知道長什麼樣。

她能認識還是因為顧清許,顧清許周圍的人她都偷偷了解過。

而樓月當然不知道這個在她家做了一周飯的居然是高二的年級第一,難怪他對學習成績那麼關心。

「我們是鄰居,這幾天我家沒人,都是他在幫我做飯,本來想問問他要不要來我家兼個職,但人家是年級第一就算了吧。」

語氣有些失望,木易為做飯確實很合她口味,但成績顯然更重要,她還是找個家政保姆吧。

江時雁一路上都在跟樓月說著她不在的這一周的八卦,樓月也時不時應聲附和幾句。

有說有笑的來到班級,前後門緊閉,窗帘也都拉着,教室里一片安靜,沒有嬉笑聲也沒有朗讀聲,在朝氣蓬勃的校園裡顯的有些奇怪。

江時雁這時哎呦哎呦的叫喚起來,「不好意思啊樓月,我要去個廁所,你先進去吧。」

樓月「?」

難道這是要惡作劇?像她之前的學校那樣一推門上面就掉一盆水把她澆透?

不會吧?要真是這樣的話,這個班級里的人演技也太差了些,大白天的窗門緊閉,傻子才看不出有問題。

抬起沒受傷的那條腿,想一腳踹開門。

但想起平時江時雁對她的照顧,樓月還是收回了腿,也許她應該多給別人一點信任。

用手輕輕的推開門,沒有水淋下,裏面黑漆漆的,看不到人影。

正當樓月好奇這群人玩什麼把戲的時候,孫老師和江時雁從外面走了進來,

手裡捧着插滿蠟燭的蛋糕,在燭光的照耀下其他同學也都從桌底下冒出了頭。

孫老師的臉上滿是慈祥「恭喜新同學正式加入我們的大家庭!大家鼓掌歡迎一下!」

熱烈的掌聲響起,每個人臉上都只有善意。

樓月有些感動,甚至有些想哭。

她走上前摟住了班主任跟江時雁,有些細小的啜泣聲。

講台下的同學們也都衝上前去,眾人圍成了一個大球,把中間的孫老師擠壓的快喘不上氣。

「行了行了,趕緊吹了蠟燭準備上課!」

分蛋糕時樓月分到了最大的一塊,品嘗着路邊隨處可見的蛋糕店裡買到的蛋糕,樓月卻覺得比她以往所嘗過的所有高檔甜品都要好吃。

熱淚盈眶的對着孫老師說了聲謝謝。

孫老師擺了擺手 ”這事是趙義德提出來的,蛋糕是全班人買的,你不用謝我的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