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的犬》[天鵝的犬] - 第8章 補習

吃完早飯,木易為就騎着單車上學了。

陰沉沉的天氣好像要下雨,但木易為卻覺得萬里無雲,陽光明媚。

來到班級坐在座位上,木易為想着晚上的見面,臉上不由的浮出微笑。

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吳瑩瑩看見了。

吳瑩瑩有些驚訝,明明只是一個除了成績之外什麼都不顯眼的透明人。

怎麼剛剛那一笑,讓她都看的有些呆了去。

她戳了戳一旁的宋沁,抬頭示意她看「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坐在後排的木易為長的有點好看啊?」

宋沁從上至下的掃視了一眼,劉海有些長,蓋過額頭,上半張臉只能看到黑邊眼鏡框。

鼻子好像是比較挺直,嘴唇薄厚有度,臉型流暢。

說不出好不好看,好像是比較普通。

宋沁對吳瑩瑩送去一個鄙夷的目光, ”你是想談戀愛想瘋了嗎?連那種書獃子都關註上了? ”

吳瑩瑩也有些懷疑,難道真的是她自己看錯了?

此時樓月也接到了來自她父親的電話。

「阿月呀!你的腿已經拆石膏了啊?」

”是的父親,昨天剛拆的。「

「恢復的怎麼樣啊?正常生活沒問題吧?」

聽這語氣樓月就知道,他應該是發現楊絮把那兩個傭人叫回去了。

而且他也不打算再派人來照顧她,雖然虛假的關心讓她心理性反胃,但結果是她所想要的。

「沒問題的父親,我自己可以的,不會給您添麻煩。」

聽着女兒懂事的語氣,一絲愧疚湧上心頭,想再給他派個人去,但這個想法只是在他腦子裡過了一下。

就被一旁的楊絮給瞪回了肚子里,一絲愧疚就消散的無影無蹤。

「那你好好照顧自己啊!有什麼事兒就告訴爸爸,爸爸有事就先掛了!」

聽到那邊傳來的嘟嘟聲,樓月哂笑。

從她搬到青山市,樓風就只在一開始給過她一萬塊錢,裏面還包含了兩千的學雜費。

樓錦洲一個星期的零花錢都不止一萬。

但是沒關係,她也不缺錢。

掛了電話,樓月打算打車去超市買些食材,她還是自己試試,一天也不能只吃晚上一頓。

學校里,木易為看着黑板,往常他最熟悉的學習今天卻格外難熬,終於到了下午放學時間。

他從未對放學如此期待,回到小區,他像是做賊一樣觀察着自己家周圍。

發現沒有母親的身影后,他躡手躡腳來到樓月的院子里,按響門鈴。

平復着自己的心情,想讓自己顯的嚴肅一些,他只是來給她補習的,不要激動。

木易為站在門口不斷的給自己心理暗示,好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下來。

結果在看到樓月的那一霎,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他的心又開始跳的像昨天那樣。

把木易為迎進門後,樓月沒有看見鵝毛的身影。

於是她有些失望的開口「你沒有把鵝毛帶來嗎?」

木易為沒有理解,為什麼學習要把貓帶着?

「算了算了,你先去做飯吧,我好餓。」樓月中午嘗試了一下,可能她沒有下廚的天賦吧。

於是她只是簡單的吃了泡麵,此時早已餓的前胸貼後背。

木易為更驚訝了,為什麼學習還要做飯?

但是他環顧四周,才發現她家的兩個傭人從昨天就不見蹤影了。

難道她現在都是一個人住嗎?她受着傷怎麼能沒人照顧?

但這是人家的私事,木易為也不好過問。

還好他昨天晚上在家已經嘗試過了,現在也不至於表現的像個生手。

打開冰箱,裏面滿滿當當種類齊全。

他一邊搜尋着熟悉的食材,一邊偏頭詢問坐在島台旁的樓月,「你有什麼忌口或者不吃的嗎?」

樓月思慮了一下,忌口的東西好像沒有,至於吃什麼她還是不挑了。

把人家哄騙來做飯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要是再挑嘴,她怕人家都會直接跑路。

因此她只是搖了搖頭,示意他自己隨意發揮就可以。

樓月坐在島台的卡座上,撐頭看着廚房裡帶着圍裙忙碌的男生。

之前倒是沒有注意到他還挺高,一直看他挺瘦弱,沒想到居然也有一米八往上。

系帶圍裙掐住腰身,身材比例非常不錯。

樓月在心裏默默點評着。

而因為身後人看着,木易為這頓飯也是費足了心思的。

為了防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