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的犬》[天鵝的犬] - 第7章 褻瀆

開學以來到現在也半個月時間過去了,樓月也終於能擺脫腿上的石膏。

因此她一早就向老師請了一天假前往醫院拆除石膏。

拆完之後醫生說,「小姑娘你這腿恢復的很好啊!再過一個星期就可以正常行走了。」

居然還要一星期,樓月已經有些着急了,她想早點把劉姨二人弄走。

天天偽裝成乖乖女實在是太累了,但是上學期間他們不在也不行。

乾脆請一周假好了。

回到住處,樓月先是給孫老師發了信息說最近一周要休息不能上學,孫老師當然不能拒絕的。

然後她又給楊絮發了條信息,大概意思就是她剛拆了石膏,需要更好的照顧,讓楊絮給她多派幾個人過來。

楊絮看到這條信息頓時氣急。

樓風已經給那小賤人派了兩個人伺候,她們樓家一共才幾個傭人啊!給她兩個了居然還敢要人?

也沒通知樓風,她直接給劉姨打了電話「你們今天,不!現在立刻馬上就回雲川來!別管那個小賤人,讓她自己自生自滅吧!」

聽到樓下收拾東西窸窸窣窣的聲音,樓月就知道計劃成功了。

楊絮那個小肚雞腸的人,早就受不了樓風給了她兩個僕人,她再這麼一激,准上套。

瘸着腳一跳一跳的來到陽台,看着遠去的汽車背影。

以後三餐跟上學都得自己想辦法了,但為了自由也值了。

這時路上的一個人影吸引了樓月的注意,是抱着白貓的木易為。

她在陽台上喊了一聲「木易為,站在那等我。」

說完便拿起拐杖下了樓。

今天是林薇去醫院開藥的日子,因為入睡困難,她對安眠藥產生了依賴性,經常需要去開藥。

母親不在,因此木易為也沒有慌張,而是有些暗喜。

樓月打開木門「進來說吧,我的腿現在不能久站。」

跟着樓月來到客廳,木易為有些拘謹的坐下,這還是他初中之後第一次到別人家。

「你的腿是好了嗎?」少女的腿潔白纖細,就是膝蓋以下有些紅腫,腳踝處還有道疤。

”算是吧,還要一星期才能正常走路,所以我請假了,在家養傷。 ”白貓窩在樓月懷裡顯的十分享受。

聽到這個消息木易為皺起了眉「還要半個月就要月考了,你現在休假一星期會落下很多課程的。」

看着眼前人認真的模樣,樓月驚訝於他對一月一次考試是不是過於重視了「沒關係吧?我可以在家自己看書。」

而木易為還是皺眉,一副老學究的模樣,彷彿樓月在荒廢學業。

一番躊躇後還是開口「我可以晚上放學之後來教你,考試成績必須要重視的。」

樓月想了想還是答應了,雖然她沒有需要補習的地方,但是鵝毛能常來也好,她喜歡粘人可愛的小貓咪。

見到樓月同意,木易為按耐住內心的激動,維持臉上嚴肅的表情。

他不多求,能短暫的跟她待在一起就滿足了。

「對了,你會做飯吧?」

聽到這個,木易為一懵,當然是不會的,但是他不想說不,於是點了點頭,因為撒謊耳朵都紅了。

但樓月沒有注意這些小細節,她正專心的蹂躪着鵝毛。

餘光看到木易為點頭,這下她也不用自己動手了,晚上讓他來,中午就隨便對付一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