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鵝的犬》[天鵝的犬] - 第2章 醫院

雲川市 市中心醫院

樓父焦急的在手術室外等待,手術中的燈已經亮了將近兩個小時。

這時指示燈關閉,醫生走了出來。

樓父快步走上前去焦急的抓住醫生的袖子問到:「怎麼樣了!我的女兒怎麼樣了!她有沒有毀容!以後還能跳舞嗎!」

醫生有些詫異的看着這位第一件事不問自己女兒性命,而是關注着臉跟舞蹈生涯的父親。

但他還是盡職盡責的回答:「你女兒的臉沒什麼事跟胳膊上一樣都只是擦傷跟淤青,只要好好照料跟忌口以後不會留疤,但是……她的右腳踝傷的比較嚴重,就算骨折恢復的比較好,跳舞強度也會受很大影響……..抱歉…..」

聽到這段話後,樓風的眉頭愈發皺緊,不能跳舞便是少了一層重要光環。

畢竟有不少暴發戶起家的想跟樓家聯姻也是為了藉助她的這層芭蕾界新星的身份,褪去俗氣的外殼。

所幸,臉沒事就可以,只靠阿月的長相那些名門公子也會趨之若鶩。

樓風在心裏安慰自己,此時他的夫人跟兒子也到了手術室的門前。

楊絮的臉上帶着焦急而樓錦洲則瑟縮着躲在他母親身後不敢面對他父親。

樓風看到他兒子這個樣子就生氣,不懂得幫家裡分擔也就罷了,這次還惹出這麼大的禍端,當即便舉起手來要給他一個巴掌。

楊絮看到老公真要動手的樣子趕忙上前去阻攔,像是老母雞一樣護着身後的樓錦洲。

她抓住樓風的手惡狠狠的說:「你是要為了跟那個賤人生的女兒打我們錦洲嗎?這件事又不是錦洲的錯,明明是那個小賤人自己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下來的!」

「你別一口一個小賤人小賤人的,樓月也是我們樓家的女兒!」

說罷收手有些無奈的捏了捏鼻樑,兒子總歸是要比女兒重要的,可錦洲這幅扶不上牆的模樣着實讓他氣短。

此時樓月被護士推了出來轉移到普通病房,楊絮上前詢問情況得知沒有什麼大礙之後底氣更足了。

昂起頭看着樓風說:「這不是好好的嗎,骨折恢復好了跳舞也不是問題,這段時間我好好伺候她不就行了。」

樓錦洲剛想出聲反駁為什麼讓她母親來受累照顧,明明是那個小賤人活該,但是被他父親一瞪到底是沒敢開口。

樓風也懶的理她這幅潑婦模樣,見樓月醒了便跟上前去想好好表示一下作為父親的關心。

希望樓月不要記恨她哥哥,把這件事宣揚出去。

剛走到床前就看到樓月盯着他身後露出一副驚恐的神情。

樓風轉頭一看,楊絮僵着身子站在門口。

而她身後的樓錦洲還縮着脖子往裡偷偷張望,眼神狠毒的盯着床上的樓月。

樓父皺眉厲聲道:「你們不要進來!出去!把門給我關上!」

楊絮母子只好訕訕的退出去關上了門。

樓風轉過身來又是慈眉善目的溫和表情語氣溫柔極了。

「阿月呀,你哥他也不是外人,他犯點什麼錯你包容一下,都是一家人嘛,我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