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之上一換一》[天道之上一換一] - 第8章 我青梅竹馬跟天降小師妹的修羅場·偽

卻也不知過了多久,只等那夔牛入水,雲銷雨霽已經是黃昏時分。

「喂,我說小師叔哇,您都已經盯着這位姑娘看了多久啦!不知道這麼盯着一位姑娘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

鹿小元看着那盯着眼前昏迷的女子看了得有小一個時辰的江夜,小臉上堆滿了不滿。

「人家都沒說啥,你這小傢伙管的還挺寬。」

江如夜撇了撇嘴,目光依舊停留在那女子的身上。

【小師叔真討厭!】

心頭不由得浮現出這麼一個念頭。

江如夜雖然是個lsp,但他是個有節操的sp,趁人不備佔人便宜這種事他是做不出來的,雖然眼前這少女的確太美了…

因為從小到大身邊的親近之人都是大美女的關係,這導致他對於美女的耐性極高…但就算這樣,對眼前這少女他也只能用「亂花漸欲迷人眼」來形容此刻的感受。

abc 青絲如墨染,一身雲衫似白霞,唇如點絳,膚白勝雪,一雙俏臉雖因為力竭而有些蒼白但依舊難掩那明媚無雙的容顏。在江如夜看來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對於美的形容詞都可以放在這少女的身上,若非親眼所見,很難想像世界上會有人如此受老天爺的鐘愛,前世里西方人形容一個女孩美麗常說對方的臉是被上帝親吻過的,如果放在這少女身上,那少女就是當初女媧造人的時候親手捏出來的。

江如夜這輩子目前為止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子應該是她那位便宜姐姐,可如果單論容貌,抱歉…比起眼前這少女來說怕是還要差上三分。

當然,雖然眼前的少女美的令他有些雄性荷爾蒙分泌過剩的衝動,但他之所以一直打量這少女,還真不完全是因為對方的美貌。

主要原因是,他感覺這姑娘有些眼熟。

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對方…

…這不是錯覺,因為自他十年前開始閉關讀書,也不知道是長年累月的閱讀開發了大腦的潛能,還是自己那狗系統對自己做了什麼手腳,他的記憶力越來越好,在閉關第三年的時候已經能跟黃蓉那般一樣過目不忘。

在他腦海中存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就跟一個倉庫一樣,某樣東西雖然平時用不到也記不清放在哪個角落,但如果刻意尋找,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前提是,自己腦海中得有那件東西的存在。

而眼前這白衣少女就給他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但他就是想不起來這熟悉感究竟從何而來。

這事兒說起來看似沒什麼,但要知道他自從回了明照宮就一直在閉關,十年來除了自己的姑姑明玉,以及便宜姐姐沈清霜根本沒見過其他人…那這少女究竟自己在哪裡見過呢?

難道是自己回山之前的事情?

一旁的鹿小元哪知道自家小師叔心中的彎彎道道,她只瞅着自己這位小師叔目不轉睛的盯着人家姑娘,臉色一會兒憂慮一會兒眉頭緊皺,那表情複雜的很。當下不由得嘴角撅的更高了,就差能掛一隻小醬油瓶了。

「嚶嚀~」

就在這時,隨着一聲輕輕的嬌呼,那昏迷了足足一個下午的白衣少女終於是緩緩有了醒轉的趨勢。

長長的睫毛輕輕的抖動,隨着一口濁氣隨着胸膛起伏吐出喉嚨,這少女終於睜開了那雙大小完全不輸鹿小元的大眼睛。

「這裡是…」

「姑娘…咱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白衣少女只記得自己進入這蜃樓之後便誤入了一頭異獸的領地,她雖然早就知曉這蜃樓傳送地點完全隨機,卻也沒想到自己真會這麼倒霉,竟然真的會遇到一頭靈台境甚至要進入邁入化劫之境的大妖獸。

那異獸似牛非牛,身披雷電神紋,呼號之間引得天威大作江河傾覆,以她之力竟完全奈何不得對方,就在她完全落入下風準備拼盡底牌以搏命的時候是一名年歲甚小的小姑娘攜九天神威擊退了那異獸…這就是她的意識陷入黑暗之前最後的畫面。

此刻醒來,還未來的及感謝自己那位救命恩人,耳邊卻傳來了令她頗為疑惑的問題。

正欲扭頭看向聲音來源,可在那男聲之後緊接着響起的便是一道極為好聽的女孩聲音。

這聲音,她並不陌生。

正是當時口頌無上劍訣,以九天雷霆助她脫困的那名女孩。

扭頭看去,腦海中的感謝的話還沒說出口,她便愣在了原處。

「江…哥哥…??」

這一聲極為親昵卻,語氣中卻又帶着幾分不可思議的哥哥直接把鹿小元跟江如夜都喊傻了。

鹿小元滿腦門問號。

能稱呼自己小師叔為哥哥,那非得是跟清霜師姐一輩的人,並且是明玉太師父的親傳弟子才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