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之上一換一》[天道之上一換一] - 第7章 神劍御雷

轟隆隆~!

第二天一早,睡的正香的江如夜便被一陣轟鳴聲給吵醒了。

「小師叔,您醒啦。」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鹿小元的那張明媚的臉龐,其次在耳畔傳來的卻是伴隨着轟鳴之音的落雨聲。

「下雨了?」

抬眼望去,那瓢潑大雨似乎將天地連成了一線,抬起頭來,正瞧得鹿小元撐着一柄傘為自己遮擋頭頂的雨水。

那古傘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將那雨水盡數阻擋在外,想來應當也是件極其不凡的法寶。

「只是這雷聲怎麼聽着有些古怪。」

「小師叔也察覺到了呀。」

鹿小元聞言美眸一亮,瞧着那彷彿天河倒灌般的傾盆雨勢,小臉上露出了一抹擔憂。

「小師叔明鑒,這場大雨恐非天氣的自然變化,這秘境里怕是有咱們不曉得的變故發生了。」

遠處的草甸早已被大水淹沒,方圓四周,也就只有他同鹿小元的腳下只有立錐之地了,僅僅一夜的功夫,這本來是草原的地貌竟然被雨水灌成了湖泊。

若非鹿小元以靈力操縱着頭頂上的這柄傘形法寶,他怕是昨個兒晚上就被淋醒了。

要說到這秘境之中的變故,那最常見的無非就是珍寶以及異獸出世了…只是不知道能影響天氣自然變化,弄的這天河倒灌的源頭究竟是什麼。

「師妹,有興趣去瞧瞧這比水淹金山還要誇張的景色的源頭究竟是什麼嗎?」

「水淹金山?」

小姑娘可愛的眨了眨眼,雖然她不知曉水淹金山是什麼意思,但她對引得這天地變幻的原因還是相當有興趣的。

只是,有興趣歸有興趣。

她小臉一垮,道:「蜃樓之中的空間極大,到現在也沒有人能說清這片秘境究竟有多麼廣大,想從茫茫空間之中尋到引起這天地變化的源頭,怕是比大海撈針還要難。」

「沒那麼麻煩。」

江如夜從樹下坐起身來,雙手抱胸,嘴角勾起一絲微笑:「能引得風雲變幻天河倒灌的源頭,不管是珍寶現世,還是異獸也罷…都是值得令人興奮的東西啊。」

瞧着身側那夾雜着興奮看不到絲毫畏懼之色的微笑,鹿小元一時間有些愣神。

下一秒更是忍不住面色陡然一變。

卻見得,眼前的少年右手在額前一攏,食中二指併攏如劍在額心輕輕一划。

只隨着對方的動作,只見其雙眸之下神采流轉似有神輝閃爍,而在對方的額心則一陣閃爍,似有一隻神目緩緩浮現。

鹿小元只感覺對方身上突然發生了一種超乎自己的想像,自己所不能理解的玄妙變化。

而江如夜自是不知曉鹿小元此刻的想法,默運自己所修法門,一瞬間他只感覺自身的五感越發的敏銳,不…這應該不能稱之為五感,而是五感合一之後的第六感覺,更準確一點兒來說應該是神識。

不用目視,不用耳聽,更不用鼻嗅,天地萬物似乎都在眼下,在這種狀態下他能隔着那嘩嘩的水聲聽到數百米之外的地鼠叫聲,目視之下萬物皆有自己的顏色,或紅或白或藍…那是看透物質本質,蘊含在根本之下的靈力顏色。

同時,他也察覺到了那雷聲源頭的方位,非在九霄之上,而在這綿延不知多少里的雨幕之後。

「師妹,咱們走吧,雷聲的源頭在那個位置。」

「???」

鹿小元滿目疑惑,在她聽起來這隆隆雷音隱於九霄之上震得人心肝直跳,可自己這位小師叔怎麼卻說著雷聲在東南方向?

「小師叔,您是說雷聲的在東南邊?」

「雷聲?」

江如夜一勾嘴角,抬步向前走去:「或許是吧。」

他剛才就覺着這雷聲有些奇怪,現在卻是明白那奇怪的感覺從哪裡來了。

只因為,這雷聲並非來自九天之上,而是自腳下這片秘境之中傳過來的,只因這聲音太過洪亮引得天地都為之震顫,這才聽不出差別。

「走呀,難不成要我自己蹚水過去啊!」

沒好氣的轉過頭瞧着那還在發愣的鹿小元。

鹿小元聞言如夢初醒,一手操着手中的法寶,一手便搭在了江如夜的肩膀上。

正要起飛,江如夜卻滿臉訕訕道:「我說師妹啊,你能不能不要抓我肩膀了。」

沒等對方發問,他便有些尷尬的說道:「我好歹是個男生,你老是跟提兔子一樣提溜我的衣服,是不是有點兒太傷我自尊了。」

「噗~」

鹿小元被江如夜這有趣的形容惹得粲然一笑,歪着頭,煞是可愛的調笑道:「可是小師叔不會飛嘛,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自己咯!」

「那師妹你也可以抓我的手嘛。」

「那怎麼行,男女授受不親的。」

「授受不親?常言道心清則靜,難不成師妹對我有啥想法所以害怕同我親近之後控制不住自己呢?還是說師妹打心底里不肯跟我這名義上的小師叔親近呢?」

這小姑娘何曾聽過這麼茶里茶氣的發言,當場便亂了陣腳。

滿目羞紅,說話也不利索了:「沒有啦…我…我…我只是…」

只是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抓衣服就抓衣服吧,等閑下來我肯定得好好修行再學一門御空之術,老讓女孩子抓着飛,實在是太掉價了。」

他攤了攤手順便把自己的肩膀側了出去。

可誰料得,鹿小元卻頗出人預料的向他探出手來:「小師叔!得罪了!!」

小姑娘彷彿用光了全部的勇氣,雙眼一閉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隨後,兩人一同騰空而起。

… …

山林傾頹,江河倒灌。

隆隆雷鳴之聲更是惹得天地驚顫。

「小師叔!你看那邊!!!」

「我看見了。」

透過那如流瀑一般雨水,江如夜在同鹿小元經過一段時間的搜尋,終於是尋到了這天地異象的源頭。

「小師叔那異獸前面有人!」

果不其然,令得天河傾瀉,水淹四方的始作俑者果然是一頭異獸,那異獸頭如牛卻無四肢或者說只有一條腿,就是那身後拖着一條尾巴一樣的東西,鼻翼開合引得雷聲大作,而在其身軀之上一道道神異紋絡乍現,青白之色的光芒如同日月照亮了天下四方!

在那異獸前方此刻正端立着一名修士。

那是一名女子,在江如夜的感知當中,那女子此刻的狀態相當之差,幾乎已近強弩之末,可令人驚奇的是,在那女子額心之處正漂浮一座的白玉台,這白玉台共分八層,更為奇特的是自遠處看去,這玉台最下層乃是九片向外延伸的玉階,再上一層便是八片,以此類推,遠遠看去竟如同一朵盛開的白玉蓮花。而在那白玉台之中蓮台頂部的**位置則有一縷金芒時隱時現。

鹿小元顯然也發覺到了那女子此刻的狀態極差,嬌聲道:「小師叔,咱們得救人!」

說著,便欲駕馭法寶向前飛去。

「你等等!」

他沒好氣的看了眼自己這個正義感爆棚的小師侄一眼,道:「這可不是你能插手的戰鬥。」

「那女子怕是靈台境的修行者…」

「靈台境?!」

靈台之境,乃是修行路上的九個大境界,亦是脫胎換骨的一個境界,卻更是修行路上的第一大難關,唯有踏上靈台才算瞧見了仙途,自古而今不知多少人飲恨於靈台之前隕落於靈台之上。

唯有踏上靈台,方能稱得上一聲大修行者。

她鹿小元如今面對那靈台境尚有一步之遙。

【小鹿兒,這娃娃說的不錯,那女子的確是靈台境的高手,那異獸我瞧不出來歷,但瞧那威勢,恐怕更勝靈台怕是要化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