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之上一換一》[天道之上一換一] - 第4章 慈母心與小可愛與叉燒包

「小師叔你怎麼不吃呀。」

「小師叔,小師叔您嘗嘗這叉燒包,可好吃啦!」

瞧着那一手拿着個叉燒包吃的開心,還興緻勃勃跟自己分享美食的小可愛,江如夜無語的望了望蒼天。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啊!他那個腹黑姐姐咋會放心他一個人入世歷練啊!

他這剛走進這座名為觀海的古城,還沒來得及欣賞一番四周的繁華與風景,就被眼前這小傢伙逮了個正着。

據這小可愛說,她最近正好要來觀海城附近辦些事情,也是今天剛到的…

…但…事情真有這麼簡單?

江如夜嚴重懷疑這姑娘是被自己姐姐早早安排在這裡以後保護自己的,就算不是,那自己那倒霉姐姐也一定早就知道這姑娘今天也要來觀海城,這才特地把自己送到了城門口!

至於巧合,呵呵,他不信。

眼前這吃包子的小可愛倒也不是別人,正是當初曾有一面之緣的鹿小元。

本以為接下來的旅途會是獨自一人的青衫磊落少年行,可眼下…紅袖添香逛大街?

不過他也能理解自家姑姑的想法,畢竟兒行千里母擔憂,為人母的就沒有不擔心自己的崽的。

修行界說是弱肉強食或許太過,但這個世界極不太平卻是真的。

自己拒絕了宮內高手暗中保護,自家姑姑就給自己來了這麼一手…畢竟眼前這個看上去嬌小可人的小姑娘聽自己那個倒霉姐姐說可是一枚元丹境的小高手來着。

何謂元丹,凡修士修行之初無不以煉血始,經歷鍛骨,搬山此肉身三境,繼而開四肢百竅,納天地靈氣,蘊身之精魄,凝神之奧妙,合精神之一境,成靈之元丹,此六大境界分別為開竅、納氣、藏精、凝聲、合靈、元丹,統稱之為靈海境。

以這小姑娘元丹近乎圓滿的境界來說,足以應付世俗中的大部分事情了。

江如夜歪着頭瞧着眼前吃的正開心的小傢伙,張了張嘴巴。

「陸師妹,你聽說過叉燒包的故事嗎?」

「叉燒包的故事?」

鹿小元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一臉好奇。

「小師叔您為什麼要叫我師妹呀,我是您的師侄才對呢。」

反應過來對方對自己的稱呼,她一板一眼的糾正道。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麼,你喊我師叔,我稱你師妹,咱倆各論各的,挺好。」

江如夜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既然你沒有聽過,我就給你講一個關於叉燒包的故事吧。」

鹿小元捧着包子,雖然沒說話,可那一雙亮晶晶的眼睛表明她十分期待對方接下來要說的故事。

「從前在東海地界有名女修,叫做扈二娘。此人乃一位龍門境的大修行者,但是她呢,有一個怪癖,最喜歡隱藏修為混跡於市井當中,做什麼呢?」

「做什麼呢?」

小可愛適當的捧哏道。

「這扈二娘最喜歡的就是開店做包子,可你說她一個龍門境的大高手,平時只會修鍊哪會弄餡包包子呢,所以呢理所當然的她做的包子口評極差,一來二去的手藝也不見長進,客人也越來越少。但世間之事就是這麼奇妙啊,就在這門店的生意越來越冷清幾乎到了門可羅雀的時候,從外地來了位客人,他湊巧來了這扈二娘的包子店,吃罷那難以下咽的包子之後當即大動肝火,甚至出言辱罵那位扈二娘,扈二娘何許人也?那是龍門境的高手,何曾被人如此污言穢語的辱罵過?當即一掌拍出,當時她心火難壓,本只是想教訓一下對方,可誰料得這一掌下去,那人便一命嗚呼啦。可後來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在這件事過後,那扈二娘的手藝突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調出來的包子餡變得天上地下少有的美味,自此本來冷冷清清的包子鋪變的客來客往絡繹不絕,甚至於要頭天預定才能買的到,而那扈二娘更是因此得了一個包子西施的名頭。」

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喉嚨,江如夜反問道:「陸師妹可是知道這扈二娘的包子鋪從無人問津到門庭若市究竟是因為什麼嗎?」

「唔…」

小可愛聞言皺了皺秀眉,沉思片刻,認真道:「一定是那位扈前輩覺得自己失手錯殺了他人,內心過於自責,痛定思痛決定增進廚藝!」

「不過,西施是什麼呀?」

話到最後還反問了一句。

江如夜被對方這回答整的有點兒無語。

哦,因為別人覺得自己飯難吃,自己不小心把對方打死了,感到自責所以決定好好研究廚藝好以後不至於再因為別人說自己的飯難吃打死別人?這什麼神仙邏輯。

自動忽略了這滿是槽點的回答以及對方的問題。

江如夜笑着搖了搖頭道:「不是。」

「難道是那名外地人身上有絕世菜譜,那位扈前輩埋葬對方的時候剛巧發現了?」

鹿小元抓了抓秀髮,道:「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