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之上一換一》[天道之上一換一] - 第10章 春雷秋響靈台築

鮮衣怒馬,縱劍天涯,快意恩仇,紅袖添香。

這才是江如夜下山之前嚮往的修仙世界。

可眼下,好吧,一左一右,一大一小,這下倒是不缺紅袖作伴了。

但…

瞧着前方那月色下的驚鴻一劍,跟砍瓜切菜一樣將一路的毒蛇凶獸都給砍翻了的暴力仙子,江如夜有些鬱悶。

「鳳歌…你能不能給我留幾個傢伙,練練手,我這一個男人跟在你們兩個女孩後面連手都不用動,要是被旁人瞧見會說我吃軟飯的!」

「**哥,以前都是你保護我,現在也該我保護你了!」

姜鳳歌巧笑嫣然。

「這一路上凶獸出沒越發頻繁,說明我們已經距離目的地不遠了。**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前面探探路。」

「好你去吧。」

姜鳳歌聞言點點頭,腳下一點只見劍光一閃,整個人便化作一道遁光向遠處穿梭而去。

「小師叔呀您真的放心姜姐姐這麼一個大美人兒去探路嘛。」

輕輕呼出一口濁氣,結束了修行的鹿小元歪着頭,臉上帶着幾分揶揄之色。

「你個臭丫頭膽子肥了不少啊,敢笑話我。」

舉步上前,照着眼前這個跟自己混熟之後就開始跳的小丫頭腦門狠狠來了一下。

「嗚~」

突遭重擊,鹿小元雙手捂着腦門可愛的輕呼了一聲。

「小師叔您真忍心對您這麼可愛的小師侄下這麼重的手呀。」

「可愛?」江如夜翻了翻白眼…你這丫頭在這種方面倒是很有自知之明。江如夜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畢竟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算是明白了自己這位小師侄雖然容易害羞,但本質上卻是一個混熟了之後喜歡順桿往上爬的臭丫頭。

「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修行了,是修鍊上遇到了什麼問題了?」

要知道眼前這位小姑娘可是個小修鍊狂人,每天不到後半夜絕不結束修鍊,可這兩天卻是每次在子時之前就結束修行了。

「嗯,小師叔明鑒,最近我在修鍊上確實出了些岔子。」

江如夜饒有興趣的瞧着鹿小元,道:「你所修行的除了我明照宮的法門之外是否還兼修了其他的功法?」

雖是疑問,卻是肯定的語氣。

「這樣吧,如果你信得過我,不妨將你自身主修的功法同我展示一番,說不定我可以給你提一點兒意見呢。」

「這麼看着我做什麼。」

見鹿小元不說話,也沒什麼動作,就這麼瞪着一雙烏溜溜的杏眼瞧着自己,彷彿自己臉上有什麼花一樣。

他有些不太樂意了:「我知道了,你這死丫頭是不是在想我就是個鍛骨境的菜鳥何德何能能去指點你這位元丹境的大高手,是也不是?」

「誒嘿。」

鹿小元憨憨一笑,道:「哪有呀,旁人不知,我可是知道的呢,別看小師叔您現在只有鍛骨境的修為,但您這叫藏木於林,大隱於市!」

聽着這極不成熟的馬屁,江如夜嘴角一扯,腳下卻是一動,三兩步便縱身而起躍至身旁的古樹之上。

摘下腰間的酒壺向喉嚨中灌了一口酒,道:「成了,拍馬屁都不會拍,還是說正事吧。」

「多謝小師叔好心啦,但這是我自己的事呢…而且就算說出來您也不一定能幫得上忙。」

「你不說怎麼知道我幫不上你呢,不是我自誇啊,我雖然修為不如你,但天上地下,古往今來的事兒我都能說上一說,如果心有疑惑說出來,多個人參謀總好過你一個人憋悶在心中吧。」

見這小姑娘秀眉緊蹙,還是不肯開口,江如夜忍不住將身體往後一仰,雙腿搭着樹枝,半掛在空中,道:「你這臭丫頭別不識好歹啊!你是想讓我跪下來求你幫你解決問題不成?!」

瞧着倒掛在樹上跟個蝙蝠似的江如夜,在聽着對方那有些無厘頭的話,鹿小元一個沒忍住便笑了出來。

「噗~小師叔您又在說渾話啦。」

「好啦好啦,我說就是啦…」

說到這裡,鹿小元的小臉上露出幾分迷茫之色。

「小師叔,您說我們修士修行,是為了什麼而修行呢?」

「喲,這還是個哲學問題。」

江如夜一愣,卻沒想到對方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來。為什麼而修行,這基本等同於有人問他人為什麼而活着一樣了。

「天下人千千萬萬,有人貪慕權勢,喜歡那種實力強橫帶來的權利,有的人呢則以求長生,人不同,修行的目的自然也不同,但歸根結底,應當是為了行自己所想之事以修行吧。」

鹿小元聞言點點頭,但似乎還是有點兒不滿對方的這個解釋,不由又問道:「那小師叔您為何而修行呢?」

「我嘛。」

他一個翻身坐回樹上,看着遠處的皓月摸了摸頭。

而後又聳了聳肩:「講實話,沒什麼理由。如果非要一個理由的話…」

抿了抿下巴,忽而一笑:「我要縱橫這九天,天威奈何我不得,我要遨遊這十地,而地塹束縛我不得。醒時可看遍人世繁華,醉時醫亦可瞧那星漢遼闊,如此,便是我修行的目的了。」

說著,他猛地向嘴裏又灌了一口烈酒。

而後撩起衣袖頗為粗魯的擦了擦嘴巴。

「其實人生於世,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我想,我要,所以我去做,不就是如此咯。」

「本性圓明道自通,翻身跳出網羅中。

修成變化非容易,練就長生豈俗同?

清濁幾番隨心轉,辟開劫數任縱橫。

逍遙萬億年無計,一點神光永注空。」

一手拿着酒壺,一邊將西遊記中的一篇詩搖頭晃腦的念了出來。

「?嗯?起風了?」

一篇短詩念罷,江如夜只覺得脖頸一涼,舉目瞧去卻見四周秋風瑟瑟惹得四周的樹木颯颯作響。

可等他向地面看去,臉上的疑惑卻不由得變做了濃濃的驚愕之色。

只見鹿小元不知何時已然盤膝落坐在地,嘴裏尚且念念有詞,而在其四周,一道道靈力四散化作一個個氣旋。

那吹的樹木作響的源頭哪裡是什麼秋風,分明是這小姑娘氣息外放的原因。

若僅僅如此,還則罷了,可隨着時間推移,不過數十息的功夫那一團團靈力氣旋越發龐大越發的猛烈。更令人驚奇的是在鹿小元額心之中似有一枚青色的神丹時隱時現,那枚神丹便是元丹境修士的標誌。

這神丹浮現的一瞬間,在那九霄之上,便瞬間傳來了隆隆的天威!

剎那間烏雲蓋月,本來明亮的夜空一時間竟漆黑至伸手不見五指。

可這黑暗並沒有持續太久,下一秒只聽得一陣霹靂貫耳,一道雷霆自蒼穹之上閃爍而過,為這天地帶來了一絲短暫的光芒。

「這…」

瞧着鹿小元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已經逼至元丹巔峰還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反而有一種一鼓作氣,氣沖斗牛的趨勢。

江如夜知道,出大事了。

天空之上的雷霆越發密集,耳邊的隆隆雷聲連綿不絕,可頭頂上卻連半滴的雨水都沒有。

這九霄雷霆可不是什麼大雨來臨的前兆,而是他曾經在書中看過了無數次的東西。

雷劫!!!

這兩個字出現的一瞬間,江如夜差點兒沒一個跟頭從樹上栽下去。

鹿小元年齡不大,但修為不凡,年僅十六歲便其修為便已臻至元丹之境,便是距離那靈台之境也不過一步之遙。

但…打死他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一時沒控制住口嗨了幾句,竟然讓這小姑娘打破了其心中困厄,腳下一抬便向著那靈台之境邁了出去!

靈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