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賜萌妃來種田》[天賜萌妃來種田] - 第一百八十六章總算正常問話了

「昨日晚上,私塾那邊有人報案,說賈先生有一個弟子被害了,雖然這是看起來世俗的人嫌疑最大,但是她是昨天去四水的唯一一個外人,且有人作證,被害人與他家親戚有恩怨。」

吳永恆一口氣就說明了事情的整個經過。

這事聽起來倒也不複雜,不過事情蹊蹺也還是挺蹊蹺的,這叫私塾,葉紫涵以前也是查過,並沒有出現過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這應該是他們這裡出現的,第一例這麼惡劣的事吧。

第一次出現這種事,就偏偏在葉紫涵去私塾發生了,這能說不巧嗎?

所以如果事情真是那麼巧,而且提前他們將整個事情的經過與她說明白了,真的只是客氣的把她請過來配合調查,她是絕對會配合的。

但現在,看他們這個架勢可真不是,讓她配合調查這麼簡單,純粹就是把她直接當成了犯人,抓來要審問,甚至是要直接定罪下大牢的。

「昨日的下午,我早都已經離開私塾了。

雖然我確實不清楚說的這個人是誰,又和我的哪個親戚有什麼冤讎,但我還是想和你們說一下,這事情主要是有些蹊蹺,如果你們查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與我有恩怨的人。」

葉紫涵還是如實的說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雖然他們的做法讓人很氣,但是頂多讓死者可以得到申冤瞑目的目的,她還是把自己的一些懷疑說了出來,給了他們一些建議。

當然,她的想法是如果吳永恆是個用心破案的人,聽到她的建議後,應該是會考慮去細查一下這事的。

但她也想過,吳永恆這個人未必會是一個用心查案的人。

「要怎麼查案,不用你說,本官知道怎麼做,用不着你來教。」

真是沒想到,這吳永恆不僅是沒有接受她的提議,甚至還覺得她在教他做事,讓他很沒面子了。

所以,他還一開口,就對葉紫涵語氣特別不友善的吼了起來。

他這個態度倒是讓葉紫涵很意料之中,所以並沒有怎麼著激動,僅僅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吳大人不必這麼激動,我只是給你提個醒,別因為別人的錯誤引導而辦錯了案,讓被害人冤無法得到伸張,而無辜的人卻被冤枉,真正的罪犯卻還能逍遙法外。」

葉紫涵語氣是挺平靜的,沒有因為吳永恆這語氣激怒,也沒有慌張、害怕,反而是依舊帶着一點淡淡的笑容。

但是她的這一番好言提醒,卻是讓吳永恆更激動了。

本來吳永恆是想要再一次發脾氣的,但是一抬頭對上了旁邊的趙俊浩,使得他到了嘴邊的話卻是咽了回去。

「這裡是倪國,可不是岳國,這裡的規矩和岳國還是相差蠻大的,這邊在沒有查清案子之前,不知嫌疑人是否真的是罪犯時,是不用下跪聽審的。」

倒是沒想到,趙俊浩竟然對這邊的律法規矩知道的還蠻多的,可以說比岳國的好像還知道的多一些。

而他這一番提醒,也是很好的讓吳永恆別追了。

倒是作為旁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