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7章 遺忘女妖(2)

布滿了鋸齒。

男人對面前這些小事務不感興趣,這種危險在他身上隨意打個噴嚏都能消滅掉,只能說面前這個女妖簡直就不想當時他所生存的時代那樣聰明如牆頭草一般。

哪裡強就往哪裡站隊,在那個時代弱者是沒有生存的權利,它們只能依附着強者生存下來。

女妖見男人注意力以及離開『鑰匙』身上,便自降存在感,轉移到『鑰匙』的身旁,想要用她的肉體威脅男人。

可是粘液剛一粘到肌膚上面,『孟寒安』就睜開閉合已久的眼睛,獃滯的從心臟處掏出刀劍,趁其不備直捅女妖致命傷的位置。

「啊!!!!」

詭異女妖因疼痛而大聲的喊叫,它的身形逐漸由實體轉為液體,如同蠟燭燃燒低落的蠟液一般。

「我的主人,會時刻注視着你們!地獄在等着…」未等女妖說完,男子大掌一拍,它猶如被巨大壓力擠壓碎成泥漿,留下地上的一灘液體。

宿舍之內,幻境終於解開,展露出原本的樣貌。

『孟寒安』機械的走到男子的身旁,將手中的妖峙劍扔在地面,她咧開嘴角,肆意狂笑,「好久不見,我的婚約者——應燭。」

「婚約者?我的婚約可不是你。」應燭臉上如同死水一般,眼神冰冷的看向『孟寒安』,「孟習你已經死亡,三魂五魄皆已轉生,就不要再貪戀於人世,這樣下去你的惡業會愈發加重。」

「小應燭,你不會真的動心了吧?這可不好笑哦!」孟習看見他如此的表情也未害怕,甚至還張開雙手還要擁抱於他,卻被他躲過,切了一聲,跺腳撒氣。

「我…沒有…」應燭有些懵懂心動到底是何意思,只不過面前的孟寒安是師傅所囑咐下來這世的』鑰匙『需要他保護下去,以夫妻之名。

孟寒安隱約在意識中看見自己的身體被外來存在佔據,且還與三年前那長相相同的男人對話,她猛然從半睡半醒間醒來,卻發現自己身處與一片灰藹的空間之內。

她四處遊走,卻什麼都沒有,不知走了多久她已經全身脫力癱坐在沙地之上,抬頭望向天空播放着二人交談的一切景象。

她攤了攤手,平躺到沙地,神情頹廢的在心中數着時間。

突然沙土開始移動,帶着孟寒安一起在向著未知地方遊走,她感覺到身後似乎有異物在拖着她的身體前行,並未慌張、害怕,甚至還有些樂在其中。

遊走停止,她緩慢的站起身來,撲了撲身上的沙土。

入目的就是一塊青灰色石碑,上面刻畫著幾行字。

『入我州之人,心境如水,善惡遊走,斬天除魔為己任。』

孟寒安手指輕撫着字體,口中喃喃的讀着上面的字。

這到底是什麼?

【你該走了,有緣之人。】

衰老的老人聲音出現在寂靜空間內。

什麼?怎麼會出現聲音?

這裡明明什麼都沒有,只有面前這個石碑一個物件!

孟寒安情緒激動的問道:「你到底是誰?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你會知道的…】

孟寒安並不想聽這些糊弄的話語,她抱着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心態,再一次詢問道:「我該做什麼?」

【不用你做,命運會指引着你。】

聲音戛然而止,周遭的一切都開始變換。

孟寒安被風沙迷住眼睛,只得遮擋。

再次放下之後,就出現在宿舍之內,而屋中除了她與舍友楊靜便空無一人。

就連屋裡的那些蜘蛛都已經消失不見,而那個腹部有着人臉的蜘蛛四分五裂的飛散於地面。

猜你喜歡